大蒜、生薑和辣椒

人都想活得長一點、活得健康一點。除了長壽與健康以外,人還希望有身體美。這樣,人們就開始矛盾了。為了美,他怕吃大蒜,因為大蒜有味道,大部分的人覺得大蒜的味道臭得很。為了不給別人他是臭的感覺,他就不吃大蒜了。
誰身上沒有大蒜的味道,誰不會活很長,誰就會容易生病。直至1981年,我每年春天與秋天都感冒,感冒得很厲害。從1981年開始到現在,除了兩天例外,我從來沒有得過任何病。這是什麼原因呢?1981年的秋天,我到了北京以後又得了扁桃腺炎。我那個時候已經沒辦法吃阿斯匹靈,這種藥會把我的臉變成小豬的臉。一個北京人跟我說,你吃生的大蒜吧,就會好了。我吃了後就繼續每天吃,我再不用因為病而不上班。
生的大蒜當然很特別。空肚子不一定喜歡它,會作嘔。周圍的人聞到,會皺起鼻子。那麼,吃一點麵包或米飯,吃一點茶葉漱漱口,就沒問題了。
很可惜,只有我是這麼想的。給德國人作中菜,他們馬上就會問我,你加了大蒜沒有?無論是在台北或北京,跟那裡的詩人一起吃飯好麻煩。他們要求我多翻譯他們,一輩子翻譯他們。不過,他們的「一輩子」和我的「一輩子」要多長呢?他們的生活不會很長,我會活到92歲,也可能到102歲。為什麼呢?他們不吃大蒜,我拚命地一個接一個地吃,為他們而吃。因為我有任務,我有使命:讓不吃大蒜的詩人在我的翻譯得到長壽。
到了台北,到了北京以後,我不得不在吃飯的時候不光吃新鮮的大蒜,也同時吃生的薑和生的辣椒。請我吃飯的人也吃薑與辣椒嗎?他們根本不吃。他們覺得太辣。是,薑和辣椒會是辣的,不辣,就沒有用。辣,對身體來說才好。我從小吃辣,從小身體很強。我現在還能跟我的學生踢足球,跟年輕人參加半馬拉松賽。
男人或女人都以為,美人身上不應該有大蒜的味道。我完全不同意。一個美人發不出蒜味兒的話,她不算美,沒有吸引力,因為她會比我早點死。她早死,她的美有什麼用呢?因此我只能主張:世界上的美女團結起來吃大蒜。

◎作者簡介
顧彬(Wolfgang Kubin)
詩人、國際知名漢學家,現為德國波昂大學漢學教授。著有多部詩集、文集及學術著作,並翻譯多部華文現代文學散文及詩歌作品。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