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表」箭在弦上 預示全球資金流向

今年4月美國聯準會公布的3月會議紀錄,首度透露將縮減高達4.5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簡稱縮表),這是聯準會主席葉倫在2015年底升息之後,主導的另一項大工程,也象徵著○八年金融海嘯以來,一肩扛起刺激景氣任務的寬鬆貨幣政策,進一步地淡出。

美國是目前經濟復甦腳步最穩健的國家,聯準會也是停止購債、升息、縮表的領頭羊。目前,美國債市走勢穩健,10年期國債殖利率維持在2.3%的健康水準;美國股市亦頻創新高,道瓊工業指數近日站上2萬2000點大關。

縮表時程》
經濟未完全復甦 時機恰當

葉倫一連串的動作真能帶領QE(貨幣量化寬鬆)靜悄悄地退出市場嗎?資金流動方向將因此改變嗎?另一方面,一七年台灣央行總裁將出現新臉孔,貨幣政策的重點在哪裡?台灣經濟的契機何在?

在此關鍵時刻,《財訊》專訪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解析全球貨幣政策及經濟發展前景,並提出對台灣的建言,以下為專訪紀要:

問:聯準會計畫縮表,是否代表○八年以來的資金派對結束?你認為現在是啟動縮表的好時機嗎?
答:是的,資金派對結束,人們會有些緊張。

我認為聯準會必須在美國經濟完全復甦之前,就要結束資金派對。一旦經濟完全復甦,民眾開始借錢,如果此時聯準會才去移除QE,利率可能一下子衝很高,會導致更大的混亂。

現在美國經濟OK,還不算是完全復甦。私人部門(企業及民間),仍然沒有開始借錢,即使利率這麼低,還是在存錢(編按:○九年以來平均民間儲蓄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率為5.2%,過去一年則為4.1%)。所以這是縮表最好的時機,聯準會最好的策略就是在私人部門開始去借錢之前,把QE移開。而且,早做比晚做好。

問:你認為聯準會的利率目標在哪裡?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