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推動社會住宅五大重要議題

近年房價不斷飆漲,年輕人普遍買不起房而叫苦連天,加上薪資所得倒退十六年,使得年輕世代成家立業更是難上加難。

此外,台灣M型社會逐年加劇,2014年所得最高5%與最低5%這兩級距之差距竟高達111.83倍,導致社會悲觀主義逐漸蔓延,痛苦指數(misery index,通膨率+失業率)有增無減,政府擬藉二十萬戶社會住宅一舉解決高房價問題,真有這麼容易嗎?

政府想要解決由來已久的高房價問題著實不易,一般年輕人都希望能夠儘早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早期政府在「住者有其屋」前提下,率先推出的就是國民住宅,及至近年,政策方才逐漸調整為先進國家普遍施行的「社會住宅」,惟截至目前為止,台灣社會住宅占整體住宅存量依舊不到1%,僅只0.08%,相較亞洲及世界各國,例如新加坡3%,日本約6.5%,台灣的社會住宅明顯不足,因此,政府若要抑制高房價所帶來的社會衝擊,就必須加緊推動社會住宅因應,究竟該如何透過社會住宅來解決高房價問題?在此謹就當前五大重要議題,提供參考意見。

第一:地上權兼顧區域均衡發展

台灣房價不斷高漲,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土地私有制度,亦即市場上房屋買賣時大多是建物連同土地的「所有權」一同販售,價格理所當然較高,因此,建議政府在推動社會住宅過程,應以「地上權」取代傳統的「所有權」觀念,讓年輕人能夠以較低廉的價格購屋。以景美捷運站附近的「華固新天地」為例,就是以地上權七十年的方式,讓出售價格降到市價的六至七成,大幅減低年輕人購屋門檻,這就是一個十分成功的案例;惟最近卻因房屋評定現值與土地公告地價大幅調高,導致地上權開發案連帶遭致拖累,因此,應以優惠方式予以補救,否則空有理想,卻無助於社會住宅之推動。

除此之外,在推動社會住宅過程,更應兼顧北中南之區域均衡發展以及在地老化之實際需求,不應將社會住宅過度集中於北部都會區,以免造成未來人口逐漸老化過程,醫療資源依舊過度集中於都會區而造成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而更重要的是,應該積極建構六都獨立自主的生活圈,並提供偏鄉完善的醫療服務,讓人口在地老化退休,同時亦可在當地享有更寬廣舒適的居住空間與退休生活。

第二:以興辦為主,並兼顧自償性

就政策面而言,推動社會住宅應以「興辦」為主,而非「興建」;更應透過多元機制,政府只扮演擬定計畫的角色,而非直接介入,尤其未來少子化、老年化愈來愈明顯,更應注意當前大量空屋與大肆興建社會住宅之平衡點,避免進一步造成更多的空屋問題。此外,社會住宅之興建更應以雙北市為主,其他地區因為房價較低,應側重租金補貼與購屋貸款利息補貼等政策去化空屋,不必急於大量興建。

在財務規劃方面,建議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應密切合作,在沒錢沒地的情況下財務規劃應格外審慎,尤其自償性問題更應以財務工程角度審慎編製預算,避免以往不少公共工程因為自償性評估過度樂觀,導致各級政府債務逐年增加情事再度重演。

第三:都市更新與社會住宅並進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