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理心法:烏龜的耐心+同理平等的氣度

創辦人、董事長、CEO執行長的職位,可說是公司的靈魂,從組織、計畫、領導、調度、監督的風格、氣度,都影響企業的成長和永續經營。台灣管理學家葉匡時,曾與友人創辦易遊網、燦星網,是當代企業家,也是政治人物。

從交通部長卸任後,轉任政大商學院,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二○一八年初退休),跨足學界、商界、政治界都有深厚經驗的他,談起管理一間公司,最常遇到的是:「執行力的問題,要能夠落實,交代事情就要追蹤,具體的完成,沒有做到,就要了解為什麼,然後修正。」

學界、商界、政界 做人做事方法迥然不同

其實不同領域,有不一樣的文化氣息,所以學界、商界、政治界做人做事的方法也全然不同,葉匡時詼諧比喻:「業界做事錢較多,但是有被罵的義務,因為客戶、老闆會罵人;學界做事錢比較少,但是有罵人的自由;政府做官錢比較少,同時有被罵的義務。」就目標導向而言,「企業界目標明確,把績效做好、股東利益極大化;但政治界目標不明確,因為『人民滿意度提高』這件事難捉摸,有很多不同的利益關係人,目標多而複雜;學界沒有老闆,你自己替你自己負責。」

「雖然處理方式不同,但重要原則,是要很有『耐心』,承諾了就一定要做到。」葉匡時舉例:「我在政府完成的困難事,就是花了四年時間,把高雄港,變成倫敦金屬交易所的地交港。」這期間他跟財政部、經濟部溝通,和倫敦金屬交易所及港務公司協調,很多的文件整理、往返,每兩個星期追蹤一次:「雖然困難重重有拖延,但『承諾』很重要,絕不能半途而廢!」

帶人帶心 從對方的角度看問題

葉匡時也做過有線電視營運長,要把地方的第四台整合,但地方基層、黑道觀念、利益及溝通方式都不一樣,「把不同理念折衷融合,需要無比耐心。」他熟諳人性,跟基層搏感情,當兄弟一樣的喝酒,促成一件事。但在學界擔任EMBA執行長、系主任時,發現大家各自為政,就要激發榮譽感:「教書時常和同事吃飯、爬山,談起教學品質,從學生得到反饋,互相鼓舞。」

在政府做事,相較於企業缺乏管理工具,他說:「也要激發公務員榮譽心、使命感,覺得自己在做有意義的事,多鼓勵,不要常責罵、記過,把士氣都打壞了。」他進一步解釋:「政務官沒有太多的管理工具,不能隨便加減薪、發獎金或Fire人,一個成功的CEO到政府做事,可能三天就被氣死了!」

但談起企業家入主政治成為總統,綜觀美國川普模式,葉匡時則認為:「唯一成就的是減稅法案,可能企業願意回去投資,但政府治理,不是單純經濟發展就好,這一年來族群關係、男女性別、國際關係惡化等的弱化,可能是更大的災難,因為貧富差距、社會問題會更多。」

不管在企業或政府、學界,都是帶人帶心的葉匡時,回想在擔任太平洋聯網營運長時,中午和部屬去附近餐廳吃飯,回程卻下雨了,只有一個人有帶傘:「營運長我幫你撐傘。」他當場回應:「大家都沒有傘,我不撐,和大家一起淋雨。」他闡述價值觀:「大家都是平等的,不管長官或部屬,將心比心多替對方想,如果我沒淋溼,同仁都淋溼,我於心不忍。」這種善待別人的同理心,也讓人覺得沒有架子,「從對方的角度去看問題,是我習慣的思維。」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