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年到傻妹當道 不畏寒流

豬年到傻妹當道 不畏寒流
瀰漫的硫磺煙霧中,從十一樓探視關渡平原想像自己從高樓跌落的每個姿態…靠著窗戶盤坐,襯著窗外白雲蒼狗,自己像似羽化禪坐的離塵。」被朋友暱稱「馬妞」的馬珮彤,憶及當年剛發病在新北投地熱谷養病時的場景。在癌症治療的身心磨難下,虛弱打不開的水瓶,一直冰不冷的冰箱…讓她得了憂鬱症。後來在不想害朋友的房子變成「凶宅」,她忍住一躍而下的念頭,靠著每天進步一點的運動改善消極。

馬妞朋友口中「不平凡」的她,讓筆者有些兜不上。她總是輕鬆、沒什麼地說著一些事,快語說「我該死沒死」的字眼,後續接道:生病能活著是一種幸運,沒死表示要為人多做一些事…

傻妹當道~熱情、活潑的助人性格

待人客氣充滿正能量的馬妞,生活中有著好人緣,她到那裡歡笑就會跟著走。筆著問馬妞為何人緣好?她答:不曉得,可能是雞婆吧!人與人之間就是「互相」,連眼神都是一種傾聽。

馬妞回想起癌症治療過程,像個俠女般的爽朗,她說手術後即可下床當別人的小天使。看到病友因術後體虛致生活無法自理,會主動給予幫忙;對被病魔折騰情緒跌入谷底的病友,也會適時給予心理支持。自稱是雞婆的人,她就是這樣熱情、活潑一心想要幫助他人。

年紀半百的她,在癌症面前不想呈現愁苦病容,因化療掉光了頭髮不戴假髮就率性地走出去,跟其他化療病友外出,會大聲地叫嚷著:「喂!前面的光頭走快一點」,這樣地開朗、嬉鬧把病友們逗樂了。

在台北三總安寧病房時,她認識罹癌二十年住在澎湖人稱「黑面嬤」的老嫗,因癌症復發所剩日子不多,她用開朗與燦爛笑容陪伴在阿嬤身邊。有天,馬妞從醫院偷溜到餐廳吃大餐,餐後把魚翅、鮑魚…帶回來,將美食切整成適宜阿嬤吞嚥的食物一口一口細心地餵食,看著阿嬤最後一段路,難得露出的幸福笑容,馬妞覺得真誠地活在當下就無憾了。

示弱的學習~「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馬妞的父親是老榮民,當年父親提出節育,是為了有能力讓兩個小孩都能唸到大學…憶及父親謙和有禮的教養態度,影響她待人處事一輩子;然而母親斯巴達的軍式教育,讓她瞬時地學會獨立與剛強。

大學畢業做了幾年的室內設計,開了三家美術補習班,三十多歲因別人欠她五百萬債務,拿餐廳作為償還尚有不足額,所以她接手經營起餐廳。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