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BTA與兩岸ECFA

台美BTA與兩岸ECFA

最近為了KMT要不要赴廈門參加海峽論壇,成為媒體的焦點,開放美豬美牛進口換美國的FTA或BTA這等重大的經濟政策議題竟然淡出輿論,不知道該說DPP運氣好,還是神機妙算,但是因禍得福,透過這次「求和論」事件,台灣人應該認清共產黨「死不認錯,黑的也可以辯成白的」的唯物論辯證法的厲害。

雄辯不如接受現實迎接契機

美豬美牛開放已成既定事實,正反的利弊都有,正如外媒說的:「開放美豬美牛再次展現蔡總統果斷的領導力,就如同任內拍板爭議的一休一例、年金改革政策等一樣」,既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那就快刀斬亂麻,接受後果,迎接契機。

選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六十天開放美豬美牛進口,難免會有替川普助選的感覺。但反過來說,或許大選前川普會把反中牌進一步極限施壓,台灣處在美中角力的第一線,對中國來說,台灣越親美越惱火,除了軍演恫嚇警告之外,如果採取經濟牌反制的話,最直接有效的重拳莫過於根據ECFA第十六條,中國可單方面中止ECFA。

台灣仍應小心維繫兩岸ECFA

ECAF對台灣有多重要?以ECFA早收清單為例,截至二○二○年三月為止,在貨物貿易領域,中國對台灣累計減免關稅約六八.○三億美元,換算成台幣超過二千億元,而台灣減免中國的關稅不到七億美元,所以關稅降低是ECFA最主要的功能之一。

另一個就是以區域經濟的角度,如果少了與中國的ECFA,其他亞洲國家會有顧忌,不願積極跟台灣談其他貿易協議,自然對於台灣出口的競爭力就會受到其他國家的威脅,所以ECFA的另一個價值在於後來成功與新加坡、紐西蘭洽簽經濟合作協議,由此可知,所有的貿易協議的價值在於(1)降低關稅,(2)有大國的背書,其他國家才願意跟台灣洽簽貿易協議。

從這個角度來看FTA或BTA,就不難理解在美國主導供應鏈重組的過程,台灣為何急於在十一月美國大選前,試圖盡快跟川普洽簽FTA或BTA,畢竟經歷這場疫情之後,台灣跟美國越走越近,連台積電都已經赴美設廠,可知未來不單單只是一個世界、兩套標準,甚至自一九九○年以來台灣與中國緊密的「台灣資金+台灣人才+中國勞力+土地」的供應鏈模式,也走到盡頭。

積極爭取台美洽簽FTA或B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