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段行情轉折後 股市中期整理年

波段行情轉折後 股市中期整理年
其實,二至三月的金融市場經常會出現豬羊變色的投資風格轉換,可以視為元月效應後的獲利了結,至少筆者是如此遵循著這項經驗法則。

印象中,二○一一年的阿拉伯之春革命與福島核災對股市的影響就是二至三月,當年的台股9220高點正好出現在二月,之後股市就沒行情直到十二月,隔年的第一季出現中期反彈,但全年的8170高點就落在三月,換言之,二○○八年聯準會因應金融海嘯而實施零利率+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迎來了二○○九至二○一○年的V型反彈牛市,但二○一一至二○一二年卻是修正整理年。

股市V轉 提前反映疫苗問世利多

回顧這段過去,展望未來,驗證歷史不斷重演,只是故事主角不同。台股自解嚴以來,每逢西元年尾數是8、9、0的年份,常出現波段行情的大轉折,例如一九九○年的波斯灣戰爭、千禧年的網路泡沫、二○○八年的金融海嘯、二○二○年的百年大疫等。

通常這種數千點的大修正行情,隨後伴隨著觸底,迎來的都是V型反彈,但是股市可以先透支未來的經濟展望而大漲,不過真實的經濟社會運作,從來就不是如分析師口中描述的未來憧憬那般順心如意,所以在V型反彈之後接續的是中期整理。

「買預期、賣現實」是股市操作的不二法門,這道理就如同網路的虛擬世界的確是科技的未來,但從二○○○年的2G時代描述的用手機看電視,直到4G時代才成熟普及,中間差距何止十年。

如今COVID-19疫苗正在大規模的施打,美國接種人數超過五千四百萬人,力拚第三季末達到群體免疫,二○二○年全球股市的V型反彈,不就是提前反映疫苗在去年底問世的利多嗎?

勞動市場惡化程度被低估

直覺來看,的確有種疫情逐漸受控、經濟復甦的感覺,這也是台股加權指數從8523低點漲到16579高點的主基調。儘管如此,美國聯準會的經濟前瞻一直沒有改變,多次堅定的宣示當下的強力寬鬆貨幣立場直到二○二三年,聯準會的理由是真實的就業市場比美國大非農數據顯示的還要嚴重許多。聯準會主席鮑爾上個月發表演說時指出,COVID-19疫情期間公布的失業率嚴重低估勞動市場的惡化程度,美國真正的失業率應該是接近10%。

三月五日公布美國二月非農新增就業三七.九萬人,遠超市場預期的十八至二十萬人,失業率也超預期下降0.1%至6.2%,表面上看起來疫苗發揮了作用,二月就業報告優於市場預期,但美國財長葉倫表示,如果把失去勞動力的四百萬人計算在內,失業率實際上是10%,呼應鮑爾的觀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