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重分配

財富重分配

拜登時任歐巴馬的副手時,親身經歷二○○八年金融海嘯後的經濟重建,在那次的經驗裡體認到「動作太小的風險大於動作太大」,於是拜登繼去年底的九千億美元紓困案後,今年第一季再推出一.九兆美元紓困案,緊接著還在著手準備二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財政方案(分十年進行),可以說是真人版的聖誕老人,送錢送到手裡。

疫情紓困 擴大貧富差距

根據統計,第二紓困案提供年收入低於七萬五千美元的民眾,每人可收到一千四百美元現金支票,總發放接近四千一百億美元,相當於特斯拉CEO馬斯克、亞馬遜前CEO貝佐斯、臉書CEO扎克伯格、Alphabet的原始創辦人Larry Page及Sergey Brin等九位美國富豪,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的一年之中,財富總額增加三千六百億美元。可以說,每經歷一次經濟衰退,財富就進行一次重分配,而結果往往是,貧富差距擴大,特別是科技巨頭。對此,美國參議員Bernie Sanders則表示,高科技億萬富翁和他們擁有的公司已經危及我們的民主和控制過多的經濟和政治生活。

科技巨頭 壟斷過多資源

這或許僅是Bernie Sanders的個人心聲,但不巧的是,拜登的確關心科技巨頭反壟斷的議題,預期當疫情受到控制,失業人口穩定下降時,就會著手處理科技巨頭反壟斷。

對此,中國已經領先針對螞蟻金服開刀,表面上是馬雲挑戰金融監管制度的秋後算帳,但實際上,身處雲端大數據時代裡,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寶所擁有的個人資料,說不定比北京政府還要仔細與準確,其中包括官員。於是找了正當理由把除了支付主業以外的事業切割,看似清算馬雲,但也隱含了科技巨頭所擁有的權力,其實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與控制著每一個人的生活。

就像臉書拒絕為媒體內容付費,阻擋澳洲用戶閱讀一事,與澳洲政府槓上,雖然最終澳洲政府讓步同意修改法案四處條文,包括臉書相當在意的最終報價仲裁機制以化解危機,但已經凸顯了誰才具有最終的權力,決定人民知道的權利問題,或許現在是對他們的財富課稅,並打破科技巨頭壟斷經濟的時候了。

向上流動 窮人才能翻身

自古以來,貧富不均就是個難解的習題,長期研究這個議題的比爾蓋茲對此相當有感,根據他的個人基金會的大數據分析與在西雅圖的實驗顯示,如果把原來在發展落後社區居住的貧困家庭小孩,移居到相對好的社區,終生收入會比原來多出二十萬美元,相當於六百萬台幣!主要原因是可以脫離原來社區的負面影響。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