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型通膨開啟美中金融戰

輸入型通膨開啟美中金融戰

五一勞動節三萬名勞工上街遊行,訴求「年金要保障,薪資要提高」,勞保破產的議題早就討論多年,早在二○一七年勞保就已出現入不敷出的狀況,根據勞保局統計,二○二○年勞保收支逆差486.9億,二○二一年逆差會變成701億,二○二二年增為逆差998億,後年將達到千億逆差,逆差每年都在大幅增加,但是在民主選舉制度下,不論是哪一黨執政,政客都不敢拿選票下賭注,所以年金改革必然緩慢,政府補貼續命是必要的手段。

當沖對國家稅負有功 降稅政策可再延長

勞保局統計,二○二一年勞保年金剩6228億元,這樣的狀況,即使政府每年提撥二百億,最多也只能延後兩年破產,更何況每逢經濟衰退,企業界必然趁機要求政府減稅刺激經濟,那麼除了賣國土祖產之外,政府還能靠什麼生財呢?

根據統計,當沖降稅措施上路後,股市成交量明顯增加,且當沖占比由二○一六年的9.63%大幅攀升至二○二○年的31.04%,今年四月更超過33%;證交稅稅收也從二○一六年的709億元倍增至二○二○年的1506億元,加權指數從二○一六年底的9253點漲到二○二一年的17709點,累積漲幅達91.38%,可以說當沖降稅功不可沒。

雖然當初降稅是為了活絡股市,但正值健保破產、年金破產,當沖客不僅對國家稅負有功,而且還能拉高台股本益比空間,對照滬深股市的半導體股隨便都七十至八十倍本益比,像中芯國際的本益比還破百,如果當沖降稅能夠讓台股單日成交金額破兆,本益比再提高個十倍,相信加權指數要趕上道瓊指數的三萬點也不是不可能,股民賺錢,政府有錢補貼健保與勞保,可以說是三贏局面,自當該支援金管會再降稅五年的提案。

至於當沖造成股市過度動盪,甚至崩盤的疑慮,試問,有誰願意回到日均量不足一千二百億的低波動的台股,就算禁掉當沖,就能避免股市大修正嗎?這就好像每次股市崩盤都把過錯推給空頭似的,股市真的要跌,就算縮小跌幅也照樣跌跌不休,與其這樣,倒不如效法道瓊指數敢跌也敢漲,活力十足,市場也越做越大。

如果真的站在控制風險的角度,其實該檢討的是台股的T+2交割制度,因為這個制度讓當沖增添空手套白狼的賭博風險,如果改成當天交割制,相信一定可以壓抑當沖過熱的問題,也可避免違約交割。

這波打壓大盤的 三大法人還不是主角

為什麼一開始講當沖降稅的議題?因為這是五月影響台股的重要變數之一,相信大家都有留意到,財政部及金管會擬再度推行當沖降稅措施,金管會甚至建議延長五年,引起部分朝野立委的反對,反對的理由不外乎當初降稅是為了活絡股市,如今股市出現六千億的單日歷史天量,而且不只一次,所以當沖降稅年底到期,就該功成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