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者不可信 可信者不可愛


這個案例或許對小白而言是個很好的啟示,景氣循環股的評價模式不應由本益比(PER)來決定,真正主流投資的教學法是以股價淨值比(PBR)來評量。若回推國巨當年天價的PBR極值為十一.六倍(以前一季的淨值計算,而非年底的事後值),以圖二為參考。

換言之,景氣循環股的十一.六倍為最大的想像空間,以此對照目前市場最熱的幾檔景氣循環股,在五月七日時的PBR及溢價幅度如附表。

表中透露著:這次股價飆升,PBR脫離上次極值最遠的為「第一銅」(二三六.八%),而PBR目前最高的為「陽明」(八.一三倍)。這張表的運用不是在找落後上次PBR極值最多的補漲股,反而是在告知這次的領頭羊為第一銅與陽明,其餘都是這兩隻羊的跟隨者。

若是再把國巨的PBR極值十一.六倍來對照目前PBR最高的陽明,即可換算陽明最大的想像空間在130元(以淨值11.26計算)。但中間有個弔詭:國巨是全球晶片電阻及MLCC前二大,是該市場的PRICE MAKER;但陽明是全球貨櫃航運的第九大,不具定義全球運價的能力。故用國巨的十一.六倍比擬陽明的十一.六倍,對陽明似乎有抬舉嫌疑……,但至少,這就是本波陽明股價最大的想像空間了。

王國維在哲學論述中有段名言:可愛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愛。筆者以此做為今天的標題,來闡述傳產的可愛與電子的不可愛間,投資人宜如何斷捨離。至於由此衍生的觀盤重點,筆者的標準是:

1.高檔的類股,看誰在脫隊,低檔的類股,看誰在領軍。趨勢不會一日形成,都要時間累積。頭與底,都是時間的函數。

2.高檔不會有利空,看脫隊多寡才能觀察是末升還是初跌;低檔不會有利多,看領軍成長才知是末跌或初升。二者間,都是常態分配形成前的極值區;鈍化,是衡量趨勢反轉的切入點。

3.舉例,傳產因為原物料報價齊揚,通膨與超級大循環之說變為共識,投信法人一週前是造紙在脫隊,上週五則有小塑;而電子上週四是覆晶載板在領軍,週五則是IC設計、光學、記憶體最為整齊。

運用這些觀盤重點,投資人不妨再結合近期公布的第一季財報與四月營收,從中尋找修正至低檔但法人未放棄且回補,或低本益比的標的,候選名單包括:MINI LED的「台表科」(6278)、「惠特」(6706),資安的「零壹」(3029)、「瑞祺電通」(6416),電競的「微星」(2377)、「曜越」(3540),提供給投資人做參考。

※理財周刊1081期更多精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