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股OUT 價值股IN

科技股OUT 價值股IN

近期美國公債殖利率飆升引發科技股的資金大逃殺,評價修正衝擊影響小的價值股成為資金新出海口,換股避險需求有望帶動股價落後補漲行情,暫時取代科技股多頭領攻角色。

貨幣政策出現大轉彎 聯準會縮表勢在必行

聯準會承認通膨暫時論看走眼後,貨幣政策出現大轉彎,相較主席鮑爾在去年十二月利率決策會議後聲明所表示就縮表進行討論,一月初所公布的會議紀要則顯示縮表調整已非要不要,而是何時進行的問題。

幾乎所有與會官員均認為,在首次升息之後的某個時間點,開始縮表可能是合適的。也有部分官員認為,依靠縮表而非升息來收緊金融環境,有望抑制殖利率曲線在政策回歸正軌期間的趨緩程度,以避免殖利率曲線倒掛被市場解讀經濟將衰退的預期。

在聯準會利率決策的會議紀要公布後,市場對聯準會貨幣政策調整預期均更為鷹派,高盛報告將今年預期升息次數由原先的三次(三月、六月和九月)調高至四次(三月、六月、九月及十二月),並從七月開始縮表,或是甚至更早。摩根大通執行長Jamie Dimon則認為,如果今年升息只有四次會感到意外,因為通膨比聯準會預期得更糟,因此升息次數也可能高於市場預期。

升息、縮表 均將推升公債殖利率

市場目前預期升息周期持續到二○二四年,直到二○二四年年初可能有八次升息(每次一碼、25個基點),多於原本預期的六次。在縮表時間點上,花旗同樣預期聯準會七月就會縮表,德銀及巴克萊則預估第三季,與原先普遍預期明年才縮表的時間提前半年以上。

不管市場預期升息加快或升息次數增加,都會增加市場拋售公債的誘因,造成公債價格走跌、殖利率走升的結果。聯準會為了提前升息,縮減購債(QE Tapering)就需提前結束,造成公債買盤減弱,壓抑殖利率走升的阻力減輕。

而聯準會提前縮表,將讓公債大買家提早離場,公債價格走升、殖利率走跌的難度提高。由此可知,聯準會貨幣政策調整將讓市場預期美國公債殖利率會持續走升,一月十日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突破1.8%的波段新高,增加股市評價修正壓力,並加快資金從利率敏感度高的科技股抽離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