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看到機會

當時市場才剛揣測完馬斯克收購推特的動機與目標,沒來得及細想收購可口可樂的目的,但比對巴菲特的通膨言論,原來馬斯克聽進巴菲特的忠言,準備收購巴菲特最喜愛的企業─可口可樂,來對抗這場四十年來最高通膨壓力。1930年出生的巴菲特,正好是大蕭條的年代,也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與70年代的停滯性通膨,是真正戰勝戰爭與通膨的成功投資人,於是市場想搭巴菲特的便車,試著從第一季的持股找尋「抗通膨」概念股。

股神押石油股 示範逆勢操作

今年第一季標普500指數下跌-8.99%,巴菲特利用別人恐懼、急於逃離市場之際,再次逆勢操作大買超過510億美元的股票,包括雪佛龍、惠普和西方石油公司,很明顯的,巴菲特重押石油股,於2020年第三季度首次買入雪佛龍,截至2022年第一季財報顯示,波克夏對雪佛龍的投資為259億美元,相當於持有約1.59億股,較2021年第四季持有約3800萬股、價值45億美元的持倉大幅上升,雪佛龍已經成為波克夏第四大倉位。

今年三月頭兩周內收購了西方石油流通在外股14%,累計達到1.364億股的流通股份,總價值約72億美元,波克夏股東會之後,巴菲特在五月二日和三日以每股56-58.37美元的價格買入西方石油公司約590萬股股票,總金額超過3.3億美元。原本西方石油公司只有60%的股票可以流通,但如果將擁有西方石油大量股份的ETF計算在內,實際上波克夏持有的股權更多。也就是說,加上一百億美元的西方石油優先股,波克夏在石油行業的部位已經超過四百億美元。

華爾街不看好 經濟能軟著陸

回顧1973年和1979年爆發兩次能源危機,第一次能源危機中,國際油價上漲三倍;第二次能源危機中,國際油價又上漲了一倍多。原油價格的上升,墊高了企業的成本,是停滯性通膨的重要原因,但是更少不了60-70年代的貨幣超額供給,這兩個條件正好藉著COVID-19疫情與俄烏戰爭都重現了。

而且比70年代的滯脹更複雜的情境是,現在多了美中地緣政治摩擦下的供應鏈瓶頸與脫鉤問題,甚至再把中國大陸堅持的「動態清零」防疫政策算上,所以巴菲特重押石油股的背後暗示,正是華爾街普遍不看好聯準會能夠讓經濟軟著陸的觀點。

※理財周刊1133期更多精采文章:
◎發行人語>巴菲特看到機會
◎封面故事>施振榮是最懂元宇宙的銀髮族
◎封面故事>吳漢章率華碩雲端典範轉移
◎封面故事>鄧萬偉想把每個人都變一檔股票
◎理財我最大-寶山會客室>掌握二大面向 小資族也能輕鬆賺外匯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