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教老師勇闖白色巨塔「病人就像調皮學生,耐心是最好的治療」──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陳一嘉專訪

其實,很多工作的成敗,都是建立在人與人的互動。醫師是一種,老師也是一種;說到這,陳一嘉突然自爆,「其實我當過補習班老師」。實在太衝擊了,沒想到眼前這位穿著白袍、端莊又不失幽默的陳一嘉,居然當過「教育界的演藝人員」?

補教老師十年經驗 練就觀察力與耐心
原來,在準備重考的那段日子,陳一嘉因為不想再跟家裡拿錢,除了原本就有的家教工作,還在各大補習班教理化;當年那位「陳老師」,因為教得好、深受學生愛戴,最高紀錄是一次在六家補習班教課,白天當學生,晚上變身陳老師。

這樣的日子,從陳一嘉服完兵役、考上醫學系,直到成為實習醫師,前後長達十年之久;而這段「補習班老師」的經驗,也成為另類的醫師訓練──訓練耐心和觀察力。

「我在國中補習班教理化,國中生很皮、很難教,同樣的教材要講N遍,但每次都要講得不太一樣,還要講得生動有趣,這樣學生才會聽進去,」教書期間,陳一嘉得到一個心得,「每個學生的學習力不同,你必須有耐心,要因材施教,每個學生的個性也不一樣,有的吃軟不吃硬,有的又要你兇才會聽話,你必須學會觀察,然後剛柔並濟。」

這番話,放在醫師這個行業,好像也是如此。在老師眼中,有「好教的學生」和「不好教的學生」,在醫師眼中,也有「好治的病人」和「不好治的病人」,「在我看來,很多治不好的病人,都是因為自己不聽話,皮皮的。」陳一嘉說,有些病人就像調皮的學生,「要有足夠的耐心,讓病人願意配合,這樣治療才會有效」。

那麼,學生和病人,哪個比較難搞?「當然是病人,」陳一嘉脫口而出,「學生的生活作息可以預測,除了個性和家庭背景不同,其他的大概都差不多,但每個病人的年齡、生活作息、工作環境都不一樣,當然比較難搞。」他認為,要搞定一個病人,就要先搞懂他的日常生活。

~精彩全文與圖表請詳見10月號(370期)現代保險雜誌,請至各大連鎖書店購買,或訂閱現代保險雜誌(http://www.rmim.com.tw/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