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網紅新經濟

直播網紅新經濟

今年以來,有鑑於網路直播平台出現種種亂象,中國官方展開了一系列名為「淨網」、「護苗」的網路掃黃行動。執行這次行動的是隸屬於中央的「掃黃打非」辦公室,重點打擊直播業者及主播們的涉黃違法行為,並且為網路直播服務畫定底線,配合近來中共中央電視台多次揭發直播平台的違法案例,似乎都衝著當今十分火熱的「直播網紅」而來。

直播風潮在台興起

「直播」和「網紅」都是去年以來的熱門話題,但「直播網紅」一詞,經常被看做是視頻聊天網站的網路主播,或者一項新興職業。他們的工作是在直播間、網路聊天室準時和粉絲見面,收入來自於粉絲打賞與虛擬禮物的變現。此類網路秀場,就是中國官方這一波掃黃行動的重點打擊對象,但此類網站的開台成本並不高,經常有舊平台關閉,新平台開張,秀場主播們丟了舊飯碗,又找到新工作,來來去去十分稀鬆平常。

特別值得探討的,則是網紅現象與直播風潮。走紅於網路平台的素人,在中國稱之為「網紅」,他們可能來自各行各業,秀場主播只是其中一類人。事實上多數的素人網紅,並非出身網路秀場,而是活躍於各大社交平台,在累積高人氣之後,在各領域爭取廣告代言。中國的網紅一個個冒出頭,其性質有點類似演藝人員,這多半得歸因於中國特殊的網路化環境以及影視娛樂風氣的盛行。

但直播風潮似乎又和網路秀場脫不了關係。自從二○○五年歡聚時代(Nasdaq:YY)成立之後,網路秀場蓬勃發展,儘管粉絲打賞的模式一直飽受爭議,但強調即時性、互動性的網路直播特色被保留下來,加以發揚光大,應用在中國的影視、電競、教育、體育、電商等眾多領域。

在中國紅透半邊天的直播風潮,近兩年也吹向台灣。台灣成為直播業者的新戰場,而且網路直播節目各具特色。其中,一七、UP、MeMe、浪Live屬於秀場類直播,多數都有中資背景。Yahoo TV製作過許多原創的時事類及綜藝談話節目,麥卡貝製作過遊戲、音樂類節目,曾與緯來體育台合作轉播賽事。此外,遊戲橘子入股的LIVEhouse.in,看中電商直播商機;還有紅心辣椒結合韓商成立辣椒艾菲卡TV。

這麼多直播平台浮上檯面,很難說哪一個最後能存活下來,畢竟台灣的市場規模、網路環境不同於中國,多數人仍然習慣使用臉書,而且真正依賴直播業務賺到錢的業者,除了Facebook之外並不多。

直播時代訊息量超載

Facebook在去年初開通直播服務,似乎帶起了這波全球化直播風潮。去年四月開放個人帳號使用FB Live直播功能,並且開放API,讓第三方開發者也能使用這項服務。去年底又推出粉絲專頁的預排節目表功能,可以預告一周內的直播行程,粉絲專頁已經十分類似個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