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科技5霸奔跑

跟著科技5霸奔跑

美中貿易戰真正是從七月六日正式開打,但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卻是從三月一日川普首度透露要針對貿易夥伴的鋁材和鋼材課稅就開始影響到全球股市變化,尤其是四月中旬美國政府禁止美國企業出口零件給中興通訊七年,重挫中國科技股和中國股市表現。這段期間,Nasdaq指數創下七八六七.一五點的歷史新高;不過,上證指數、深證指數以及中國A五○指數都有創下近期新低的紀錄。

至截稿為止,美中貿易戰打的是心理戰,對美中雙方實質經濟的負面效應有限,尤其對科技股的獲利表現來看,除了對中興通訊影響較大外,對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實質營運的表現有限。即便如此,對金融市場有明顯的衝擊,當然就對籌碼面和股價有明顯的影響。

給予美企一年緩衝期

美中貿易戰對美股影響較大的指標股,侷限在波音、開拓重工、麥當勞、星巴克和可口可樂這類在中國市場占有比較較高的藍籌股。第一階段中國向美國課徵總金額達三四○億美元的二五%關稅,接近九五%是農產品。假如川普啟動另外一六○億美元的二五%關稅貿易戰,甚至二○○○億美元的十%關稅貿易戰,直接衝擊到的美國企業可能包括Wal-Mart、好市多、Home Depot等日常生活加工品從中國進口的部分。不過,美國商務部在七月六日啟動貿易戰時,給予美國企業有一年的緩衝期,以降低美國企業從中國工廠進口到美國的產品,讓這些美國企業有時間調整趕緊讓他們的產品生產線離開中國工廠改轉往台灣或是其他生產地,就不會受到美中貿易戰的波及。

這次美國FAAMG大型科技股股價沒有受到影響,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在於這些大型股來自中國市場的比重不高,即使川普把所有從中國的進口產品都課徵高額關稅,對這些大型股的影響仍有限。涉及層面最大的要算是蘋果,蘋果的營收當中大約有二一.三%的營收來自大中華市場。由於大部分的iPhone組裝是從富士康在中國的工廠組裝然後進口到美國,以至於這次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因為iPhone組裝的緣故,美國免除對進口手機的關稅,避免讓進口的iPhone被課到關稅。

蘋果將在八月一日的美股盤後交易發布最新財報,這次法說會一定會被問到貿易戰是否對蘋果下半年的營運展望有何影響,除非庫克能向市場拍胸脯保證對蘋果iPhone銷售的影響不大,仍要留意對股價的影響。從台積電最新的法說會內容來看,台積電預期第三季智慧型手機不論是蘋果或非蘋陣營的通訊晶片下單量會逐漸成長;由此推測,蘋果下給台積電的晶圓代工數量符合公司先前的預期,這可能是下半年iPhone銷售暫時不會受到美中貿易戰的影響。

留意蘋果財報效應

微軟已經公布上季財報,從財報看來,來自雲端運算的營收維持高成長,公共雲端服務Azure營收年增高達八五%,讓智慧雲端(Intelligent Cloud)營收成長到九六.一億美元,年增率接近二三%;Office商務產品和雲端服務營收成長八%,但其中的Office 365營收成長三五%,這部分帶動個人運算部門營收成長到一○八.一億美元,年增率十七%,均超過市場的預估水準,這些部門是微軟的獲利內容優於市場預期的主因。

微軟印度裔執行長納達爾(Satya Nedella)從二○一四年二月擔任職務,當時股價約三八美元,至截稿為止,因為上季財報效應,股價創下一○六.二七美元的歷史新高,資本市值也從一四年二月底大約三二四五.六六億美元膨脹到八二六五億美元,資本市值四年多來膨脹一五五%。納達爾成功地讓微軟原本是股價不太會漲的大牛股,轉化成股價穩定上漲的成長股。也因為微軟成功轉型到雲端運算產業,在5G時代來臨之際,大部分企業都需要雲端運算,微軟搶到這塊商機,在二○二○年之前都能有不錯的營運成長。本益比被市場調高超過二八倍,過去四季平均營益率成長超過三一%,股東權益報酬率(ROE)成長到十九.四%,這是納達爾擔任執行長以來對微軟的貢獻。(全文未完)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