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故事】禹禹藝術工作室 小鎮引路人 光影造夢師


這樣的景況,也同時存在著隱憂。燈節帶來的小額消費增多,與台南市政府是否能獲得收益,進而有辦法維持城市運作之間的關聯,是必須深入思考的。台南是一個非常適合人們生活的城市,但對於藝術作品的長久維護來說,尚存在著不小的挑戰。該如何能讓作品從這裡出發,輾轉跳脫到下一座城市?如何吸引國外的觀光客群前來,以發揮最大的效益及價值?這些問題,都是接下來準備進行項目中的重中之重。

「月之美術館」正是鹽水地方創生的方向之一,長達十多年月津港燈節的積累,讓鹽水能被看見,不僅燈節本身,連帶參展藝術家皆屢獲國際肯定,也帶來了國際交流的機會。由軟體帶來真正的硬體,當觀光客多了,宣傳度高了,城市建設的預算才有可能落在這個地方。鹽水有長期的活動背景為基礎,當地居民亦逐漸習慣了這個模式,能接受這件事情的發生,對未來地方創生而言,擁有相對優勢。

【品牌故事】禹禹藝術工作室 小鎮引路人 光影造夢師

七年級生的浪漫與堅持

與同為藝術工作者的豪華朗機工,結識於2013年的月津港燈節,兩對兄弟在籌備過程中,不約而同地選用「現地創作」的模式,對彼此的理念和想法深有共識,建立起相知相惜的革命情感。去年禹禹藝術工作室以一件在月津港燈節展出的作品《致,更好》,紀念逝世的豪華朗機工成員張耿豪。

【品牌故事】禹禹藝術工作室 小鎮引路人 光影造夢師

談及目前藝術工作者在台灣可能陷入的困境,陳禹廷表示:台灣沒有藝術圈,跳過了經理人的位置,絕大多數藝術工作者必須自己面對藝廊、面對政府,要會創作、提案、還要寫公文,從而產生很多溝通面的問題,也許是為什麼許多年輕人從學校畢業後,無法接軌到藝術產業的原因。這群七年級藝術工作者在思考的是,如何將這塊名為「藝術」的餅做得更大?為下個世代的藝術工作者,開創更大的生存空間,增加一點點機會和可能,是禹禹與豪華朗機工等,共同致力的方向與目標。

【品牌故事】禹禹藝術工作室 小鎮引路人 光影造夢師

另外陳禹廷也提到,未來希望能將鹽水打造成一個「藝術移居」的城市,考量到現實層面,要把鹽水打造成一個多大、多繁榮的城市是不太可能的,但如果能提供相應的資源,讓藝術人口在這裡得到更多優勢,他們就會願意過來,移居替小鎮帶入新式人口,對地方傳統的食、衣、住、行業者不會產生困擾,反而能振興一定程度的在地經濟。對禹禹來說,鹽水是一個具實驗性的城市,不一定要將很多事情做到最好、最極致,反之,希望能有更多事情,可以在這裡發生。像鹽水一些老房子的屋主,提出一種近似「包租代管」的概念,將修繕後的老屋承租給藝術青年作小型工作室使用。這邊不會是他們的終點,他們在此儲備藝術能量、積攢經驗,為邁向下一階段構築良好基礎。因為這群七年級生的浪漫與堅持,這座城市才擁有了昂首闊步的機會,譜出一曲屬於鹽水小鎮的月津風華。

【品牌故事】禹禹藝術工作室 小鎮引路人 光影造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