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城中找尋自己的節奏──韓良露、謝小曼的一個向晚

韓:我覺得我有點好命,一般正常狀況下,我不會很認真,但會專注於喜歡的事物上。我一生從來沒有走「正軌」,但我都走「正道」。我在31、32 歲前就不是正軌:身在黨外,沒有好好念書,而且國一時志願就是作家,當時沒有人要當作家,沒有人知道作家是什麼。

我覺得是好的閱讀救了我,我早期的人生是寫壞的《麥田捕手》。26歲以前的閱讀讓我跟現實體制及生活格格不入,但這些閱讀在25、26歲之後,成為生命的核心與基礎,讓我有信仰,使我能走在「正道」上。

30歲以前我排斥很多東西,但那背後沒有系統,只是純粹的討厭。在倫敦五年半的經驗是我進化的過程,因為在31、32歲時,若以世俗的眼光來看,已達到事業的高峰,但我去前往倫敦之後經歷了「自我整合」,我覺得36歲以後是一個整合後的我。

La Vie:許多上班族過著一天至少工作10 小時的生活,對於下班後的生活,兩位老師有何建議,可以讓人們感受到平靜及心靈的富足?

謝:我想就是在工作之間,喝杯好茶吧!用好的器皿享受短短的幸福時光。如果是我的話,會配合時節喝茶,飯前喝一些比較清爽、有點發酵的茶,例如文山包種茶,比較花香;飯後選擇比較重的口味。冬季時我會想喝岩茶、凍頂,發酵重一點和培火重一點,口感比較醇厚。

韓:我覺得至少一個月可以看一本讓你「思想」的書。譬如說有些書會讓你思想世事;我們常談夢想,但夢想必須與信仰結合之後才會有力量。因為夢想會幫助你「去做什麼事情」、信念會幫助你去「不做什麼事情」。有些時候不做什麼事情,比做什麼事情重要,因為不做什麼事情,才能留存你的能量在對的事情上。

La Vie:可以請兩位分享每天生活中一定需要讓生活更美好的三件事是什麼,為什麼?

韓:我覺得生活中需要的三件事首先是大量的閱讀,第二件則是日記。我從27、28 歲後就寫日記到現在,對我而言寫日記與寫稿完全不同,晚上寫日記半小時到一小時就是自我沉澱、自我面對的時間,把當天所做的事情、碰到的人,所有都記下,而這個狀態是我快樂的來源。第三件是每天下午在住家附近或公園隨意走走,散步一到兩次,平均每天一到兩個小時,維持了十幾年的習慣;走動與坐下時腦子的狀態是不一樣的。其實這三件事情本質相同,讀書是藉由他人的刺激思想,寫日記為自己跟自己對話,散步則跟外界互動,或許更隨意。

謝:我每天起來都還滿開心的,因為第一,我可以泡好茶,再來是空間有好的音樂氛圍,可以碰到好的客人,和他們有互動。然後因為我現在店中不做晚餐了嘛,所以晚上可以跟小孩玩耍、做好吃的菜,對我而言是滿理想的狀態。

La Vie:那麼兩位心目中在台北的理想生活又是什麼樣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