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文創 是國家的一個大騙局

又拿電視內容產業與電影產業來說,台灣早期製有包青天等劇,是一大影劇輸出國,現在一年僅剩約五個較有名氣的小偶像劇,對照十一年前,台灣的戲劇還有什麼?大家都說「國片起來了」,但實情是因為瘋狂投錢的人變多,而一年大約僅三至四部電影是真正有收益,可以賺到錢的。

政府四年內投入三百億元推動電視、電影、流行音樂、工藝、設計與數位內容六大旗艦計畫,並提撥兩百億元成立「文化創投基金」,預計創造一兆的產值與二十萬人的就業機會;同時,根據「二○一一年台灣文化創意產業年報」文創產業已創下六千億元的產值,經建會指出,顯見政府在推動文創產業上已有顯著成效。

李天鐸問:「這些產值是如何統計而來?」美國電影國內一年票房一百億美金,剛好與政府號稱台灣每年文創營收產值有三千億元相同,但美國電影產值打遍全世界,台灣的三千億價值跑哪去了?既然產值那麼高,為何人民都無感?弄了一些文創園區,「不過就是把展場整理得更好而已」,都應屬於都市改造計畫。

當記者向文化部提出台灣文創發展之瓶頸及未來檢討時,所得到的回應是司長已有行程及抽不出時間等推託,但提到十一月下旬將舉辦的文博會,態度卻非常地積極,不禁令人感嘆,官員若僅追求政績,不肯為台灣文化做真心的付出,想從科技代工轉向以文化獲利,可能遙遙無期。

百億補助金如撒大海 台灣文化核心在哪?

「我們的戲劇、表演藝術等演出從來就沒有自主過,哪一項不需要政府補助?」至今連林懷民都在拿政府的錢,說這叫「文創產業發展」,李天鐸並不贊成。補助至今,早已失去社會的公益性、合理性,納稅人的錢如同撒向大海,不曾見政府檢討成效,又該如何對人民交代?

他認同補助文創產業政策,但林懷民已拿了政府二十年的補助金,也該回饋台灣社會,每次演出卻都理所當然地向政府伸手要錢,李天鐸比喻:「就像六十歲的老公公回家還向八十歲的老爹討錢,」是一件非常令人無法接受的事。

立法院編列預算,行政院核准,監察院也不追究,中華民國下面充滿著無數這樣的案子,「夢想家事件」就是最明顯的案例。煙火放完,兩億元就過去了,也許一切都合法,但沒有人去追究政府為什麼會做這種決策,效益又在哪?只求績效化不顧慮是否有永續性,文化創意產業不會做的好。

若要冠上「文創產業」之名,以經濟產業觀點來看,其產值為何?政府目標推動不清,所標榜十五項文創產業別都是憑空在評比,李天鐸說,其實台灣根本還停留在「文化建設階段」,還不到可以做文創產業層次。再者,要發展文創,台灣有什麼文化創意的原物料或是素材?這是台灣人目前都不願意面對的真相。

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總顧問張光民表示,因為台灣的國情,政府想發展的產業範疇越拉越大,雖想顧及每個面向,但效果比較難呈現,如果可以去掉某幾項,聚焦發展項目帶頭做典範,效果自然會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