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重新定義政治倫理 為台灣社會重開機


問:您認為,為什麼會出現「柯文哲現象」?

答:就是因為民怨積深已久啊!美河市和太極雙星,它怎麼有辦法在台北市議會、都更處、都發處一路通過,你告訴我這到底發生什麼事?老百姓看到就呆掉,難怪會被起訴,結果大家都沒事!

再來,林益世只有一個案子沒有其他案子,你相信嗎?六千三百萬元的贓款,沒有上游沒有下游沒有共犯,你相信嗎?用膝蓋想也不可能。從美河市案、太極雙星案、林益世案,還有連惠心案,都叫做權力的傲慢,公義社會自然有被導正的必要。

作為政治人物要有自己的修養,一路來,社會缺乏核心價值,政府也沒有核心價值,不是一個人沒有,是幾乎九九.九%都沒有,才會讓上述案子頻頻發生。

我常常在講「政治有那麼困難嗎?找回良心而已」。

有媒體問我當台北市長第一件事要做什麼?我說我要把忠孝西路的公車專用道拆掉,大概一公里吧。郝龍斌馬上帶了交通局一起回應,不回應還好,一回我就抓狂了。郝說:「等太極雙星案蓋好,還有捷運站整體規劃」。

就好像叫小孩穿大人的衣服,跟小孩說長大了就可以穿了,你還抱怨什麼?這個世界怎麼會誇張成這個樣子,而且講得還振振有詞,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好像理所當然。

民進黨和國民黨兩邊的黨部一開始就想柯文哲應該不可能撐太久,民調一定會掉下去,等他掉下去再來處理,也是民進黨為什麼一直拖延柯文哲真正原因。但他們忘記,柯文哲現象不是柯文哲形成的,而是民怨、憤怒。一個人硬要講實話,說明這個時代的悲劇,因為整個社會都在說謊,道德是很自然的事,這需要勇氣。

人家說這一場戰爭叫白目的力量對白賊的力量,其實我不是白色的力量,是白目的力量。這白賊是誰?Google跳出來第一個是白賊義,白賊七好像排第二個,這很好笑,真的是時代的悲劇。

問:那柯醫師您的意思是要打破藍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