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人才 台灣企業將面臨空心化


舉例來說,跨國企業若要找人才,美國工程師,太貴;印尼員工,有溝通問題;大陸,雇用成本上漲、本地企業也在搶人;而相對便宜、素質較高的台灣人其實具有很高優勢。這些人力資源,在有限的台灣市場裡發揮空間小,要讓機會變多的方法,就是把視野投放到國際上。

方碩蔚表示,台灣網路軟體業面對的挑戰不是來自大陸,而是「國際行銷」這塊太弱。以前,網路軟體的人才很少,以致到現在行銷方面的人才仍是缺乏,從硬體起家的電子業人才,更不可能移動到網路產業。

網路業或軟體業最重要的資產就是「人」,但台灣軟體業真的有做到大型化或成功的案例,大概只有「趨勢」和「訊聯」,其他在上面有良好成績的並不多,原因在於軟體業和電子業人才相彷彿。

軟體業本來就有一定的限制在,首先就是人才的獲得不易。方碩蔚指出,二○○八、○九年蔚思開始發展app時,台灣根本找不到人聘任,除了它是新鮮的議題,再者,mac的語言必須從頭學起。一般人會覺得:「我為什麼要學這個語言,學這個好嗎」?

「其實我們那時候也不知道它會不會是個趨勢,但我們覺得app是一個可以和人互動,一個有趣的議題。」方碩蔚說道,因此光找人才就花了很多時間,必須一一和他們做溝通,告訴他們蔚思看到了什麼趨勢,所以從聘請到第一個人,到有產出已經花費四到五個月了。

「人的投入就是很花時間,在有產出以前你的成績都叫零分,軟體沒有做到上線就是零分,沒有六十或八十分,等做到能上線也是六十分起跳,」方碩蔚說。

人才斷鏈 是沒有千里馬還是找不到伯樂?

台灣人才養成已持續一段時間,不但電腦專業人才多,而且有「質」,相較下,大陸軟體產業發展速度雖然快,但就這段時間,要追上台灣仍不容易,所以「來台挖角、人才出走」成為我國科技產業面臨的危機。

學者指出,台灣經濟發展困境,在於「人才供需失衡」、「產業結構過度集中、缺乏創新研發」、「科研發展未顧及產業需求」等多重環節出問題。台灣過去從農業、代工、半導體產業發展,雖然創造了經濟奇蹟,但由於都沒有掌握到關鍵技術,加上學校間同質性太高,教出來的人才無法協助經濟創新,才會不斷惡性循環。

也有光電業高層表示,會有斷層,可能是因為現在的人不希望從基礎做起,對於基礎的學習並不是那麼用心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