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藍綠站出來 為何要反對服貿?

再說中經院的調查報告是以「十年」為單位,十年內GDP僅增加○.○二五至○.○三四%,這樣有必要簽嗎?面對外界大張撻伐,中經院竟還辯稱「開放不夠」,林向愷痛批並舉例說道,美國國父華盛頓晚年病重,醫生以「放血法」治療,放血六五%後不治,醫生竟說,放更多血就可救活他?!

如今台灣似乎就在體驗「放血」謬論,繼續開放已經證明有很大疑慮,但政府仍做出可議的決策,從ECFA到服貿,都是「經濟上不可思議,政治上可以理解」。

因為從一開始的黑箱作業到現在催促立院闖關,甚至到年底的貨貿協議,馬政府自始至終皆把大家蒙在鼓裡、本末倒置,立法委員李俊俋無奈表示,服務業一直都是台灣的強項,「大陸進來把我們的know how全部學走,之後再將資金抽走、人才帶走,到時台灣還剩下什麼?」大陸政府非常聰明,反倒馬政府笨得可以,「國民黨總是以自由化、國際化來包裝,也不看看對象是誰,一但服貿簽下去,貨貿還難嗎?兩岸一中共同市場就不遠了,」如此親中令人匪夷所思。

國內市場被壟斷 金融業被控制

許多人形容服貿無疑為「包著糖衣的毒藥」,尤其衝擊台灣的中小型企業,馬總統卻依然講得很天真,他說台灣都是完全競爭市場,所以這些陸資企業來台不會形成獨占。

不過,馬英九卻忽略了,台灣跟大陸之間在生活習慣、文化語言差異比較小的情況下,一旦開放衝擊很大,不應以我國在WTO對其他國家的承諾做為這次服貿開放的標準。

舉例來說,假如我們在WTO對菲律賓承諾開放所有服務業,菲律賓人會不會來台灣開美容院?即使收費低廉,言語不通你也不太願意給他服務。因為這一特色,WTO談到勞力密集的這些行業一般都不是開放的重點,相反地,馬政府卻急著想把台灣最有利、高價值的產業往外送!

除此之外,服貿更忽略掉兩國產業組織差異,林向愷進一步說明,一般陸資來台好像都是民營企業,但幾乎所有民營企業背後都有官方資本的色彩,「台灣認為在商言商,大陸的在商言商則參雜著統戰的目標。」大陸最重要產業組織來台灣賺多賺少其實不重要,而是要破壞台灣整個現行的市場經濟體系。

例如大陸觀光客,占台灣外籍觀光客中約八、九成,如此大陸觀光客就形成在台灣觀光業市場裡的獨買力量。雖說服貿裡講得很清楚,我國對大陸旅行社開放到台灣開店只能做在地的生意,不能去接大陸觀光客,但大陸的國營旅行社也很清楚他不會透過服貿進來,利用假港資,大陸已經買了大概三家台灣經營不善的旅行社,第一步壓低團費,團費壓的很低後台灣在地的旅行社只有兩條路:要不然你就跟他拼,要不然你就退出。一方面大陸只要把整個市場打亂,變形成這種不公平的競爭,最後很多人選擇退出,其實大陸還是可以壟斷。

【完整內容請見《卓越》月刊2013年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