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拚第一桶金

22K彷彿是一道緊箍咒,讓台灣許多年輕人看不見未來的希望。於是,有一群年輕人開始往外遷徙,除了最早起步的大陸之外,他們也看見了新加坡、澳門、菲律賓,寧願離鄉背井,尋找生涯發展的另一種可能。

端盤子、當店員甚至到賭場當荷官,這些原本看不上眼的工作,因為在國外的薪資是台灣的二倍,為了賺得人生的第一桶金,雖然被稱為「台勞」,雖然有高學歷,台灣的年輕人還是願意出國,從最基層做起。

台灣年輕人為什麼願意遠渡重洋找尋人生桃花源?桃花源究竟是希望還是惡夢?《遠見》採訪團隊深入新加坡尋夢現場報導。

10月14日凌晨 桃園機場
飛往新加坡的TZ 205班機

10月13日晚上11點,五個台灣年輕人拖著行李到桃園機場,搭乘隔天凌晨2點多的「紅眼」班機,因為要省錢,就選擇只要4、5000元的廉價航空,與家人揮別,踏上未知的旅程。五個人中有三個是第一次到新加坡,第一次去就是去工作,不少是領新加坡的「基本工資」──3.6萬台幣。
另外二個是去過了,回台後,選擇再去。 這幾年來,這樣外出到新加坡打拚的台灣年輕人愈來愈多,今年可達近5000人!

24歲出國工作的自白.余棠雯:
賺我的人生經驗,每月再存2萬台幣

我畢業後在台北美麗信花園酒店做了一年櫃台人員,薪水2.7萬,然後到一家經營日本旅遊的公司工作三個月,薪水3.5萬,但覺得那個工作像老人做的,同事大都是中年婦女,太安逸了,決定離開。

大學時就嚮往出國,想到國外工作,澳門工作環境複雜,因此選擇新加坡。我應徵上新加坡工作後,在臉書上一PO,馬上有60多個人按讚,20幾條留言,大家都說:「你好厲害。」 我來自單親家庭,父親很早就過世了,到新加坡工作是第一次出國,媽媽從小訓練我獨立,聽到我被錄取,只淡淡說:「自己要照顧自己。」有六、七個朋友來機場送行,有人開始哭,我也跟著哭,大家就哭成一團。這一走就看不到這些好朋友,感到很難過。

我第一個工作是在新加坡某連鎖西餐廳,合約說一週工作44小時,底薪3.8萬,結果每天工作12至13小時。早上9點上班,有時到晚上11點才下班,回宿舍還要搭一個小時的車,考上時很興奮,來了後很後悔。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