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交換生、雙聯學位,流浪是一生的養分

不是瘧疾導致死亡,是貧窮

得到瘧疾不難痊癒,整段療程,呂怡靜花不到台幣1000元,但煮飯媽媽一個月的薪水折合台幣1800元,而且這在當地,已經算是優渥的薪水。她感歎地說,當地人不是不會治,但沒錢買藥;不是瘧疾導致死亡,是貧窮。被隔離的期間,她沉靜下來,看見更多事情。她感受到當地人的善良照顧,也更珍惜身邊朋友的伙伴情誼。

病癒後,回到志工崗位,呂怡靜更加活力四射。她和伙伴們一起教導當地高中老師和學生簡單的電腦操作和維修技能,也帶入社群服務的概念,帶領當地高中生關心周遭社區,週末為附近窮困部落的弱勢學童進行課後輔導。

學習獨立自處是最大挑戰

在國外生活一段期間,的確能讓人快速成長。這些年輕學生,各學到了甚麼?成功大學外文系四年級學生吳俐萱說,在歐洲,沒有家人幫忙,光是學習生活獨立自處,就是一個挑戰。大三時,吳俐萱去荷蘭萊登大學當交換學生。過去在台灣生活總是媽媽打理好一切,來到荷蘭,自己上超市買菜、煮三餐,她還跟室友西班牙女生學做歐姆蛋,勤於練4、5次,終於練成功。學習獨立,是她在荷蘭的成長修煉。

吳政亮則在法國雷恩商學院念書時,天天面對文化的衝擊與震撼。吳政亮發現,法國人非常熱愛聊天與分享。在台灣,台灣學生下課聊等會要吃什麼、看哪部電影;在法國,他的同學們聊嬉皮音樂,聊新選出來的教宗。吳政亮也因為這些寶貴經驗,更堅定自己未來想從事外商工作的志願。他目前在法國工商會實習,已成功踏出一步。

與異國人民交流 獲得比付出還多

至於黃婉中,則對歐洲人的國際觀深感佩服。像是賽普勒斯,一個位在希臘旁的小島國家,當地朋友竟主動向她詢問蔣中正和國共內戰的歷史,表達支持「台灣獨立」。她說,當自己無法在地圖上指出賽普勒斯在哪,這些歐洲人卻如此精準知道台灣的事情,讓她當下超震撼。

「我們無法一直留在當地,但我們可以把愛、物資與公民概念傳遞下去,埋下一顆種子,」呂怡靜表示。西非的志工之旅,呂怡靜學到重要一課──擔任志工不是施捨,最重要的是用同理心與當地居民交流。她發現,自己獲得的,遠比付出的還要多。未來,她想給自己一年的Gap Year(空檔年),擔任長期志工。

這群有出走海外經驗的台灣年輕人都肯定一件事,當離開台灣,反而更看見台灣,反思自己對台灣的了解與熱愛,是另類收穫。吳俐萱強調,「在國外,我就是代表台灣,讓我產生很多反思,重新認識自己。」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曾說:「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對於這群大學生來說,一點出走的勇氣,或許就是面對未來的火光。(照片提供:呂怡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