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未來必修學分〉90後,你在想什麼?

2014年春天,長達23天的太陽花學運,看似因為兩岸服貿議題而引起,其實背後牽涉到世代認同、國家認同、身分認同等眾多歧異,而其中最明顯的關鍵,就是世代差異。

這群被稱為「90後」或「七、八年級生」的年輕人,成長環境和他們的父執輩不同;教育過程的養分,也迥異於過去所有世代。

政黨輪替對他們而言是常態,從民主化過程中,他們學習思辨、懷疑;經濟衰退是他們青春期面對的環境,進入職場後,低薪則是常態,因此他們質疑社會不公,要求正義的實踐。90後的年輕人,即將成為台灣社會中堅,所有人都應該更深入了解年輕世代的堅持與夢想。從年輕世代的身上,找尋未來發展的方向與可能。

太陽花學運,看見台灣世代差異

自從太陽花學運後,「世代差異」成了一門「待解答」疑問。太陽花學運像是一面鏡子,折射出目前在政府、企業等領導階層的三、四、五年級生間,與七、八年級年輕世代的巨大落差。這群在全球化浪潮、資訊革命、教育改革、民主化土壤下成長的種子,思惟模式、價值觀與溝通方式,顯然已與上一輩截然不同。

近年來,不僅由服貿引發的太陽花學運以學生為主體,從反核遊行、凱道送洪仲丘遊行及其他勞工、農民等社會運動,街上出現的臉孔也大多是二、三十歲年輕人,甚至是高中生,大多數人沒有黨派。年輕世代的聲音,已不容忽視,總統馬英九4月底甚至特別召開「青年公民論壇」,希望聆聽年輕人對國家的看法。

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2013年12月止,20至34歲的青年人口占台灣人口22.5%。若再把1995年後出生、八年級後半段的15至19歲人口算進來,七、八年級生,約682萬多人,占總人口29%。這些學生與年輕人將近三成人口,將是台灣社會未來20年發展的關鍵。如何了解這群新世代,成了台灣社會當前最重要的必修學分。

1928年5月,胡適在上海光華大學一場紀念五四運動的演講上曾說過一段話:「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政府能幹清廉,政治有中年人操心,年輕人則看球、打球、唱歌、跳舞、談戀愛,盡情享受青春。」他繼續說:「但是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政府無能、貪污腐敗、中年人把持政權,年輕人便要為政治操心,甚至得上街遊行,要求改革、要求革命了。」

年輕世代,為何要求改革?

這句話的歷史背景,是在甫推翻滿清,政權殘留腐敗舊影的民國初年。如今台灣已然民主化,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然而,當下的年輕世代,為何在該打球、唱歌、談戀愛的年齡,不斷走上街頭,要求改革、要求革命?到底這些年輕人的價值與上一代有何不同?無論是政府、教師、企業主,都急急地問,到底該怎麼和年輕世代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