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屆《遠見》CSR評鑑〉以專業回應責任,用創意改善社會


今年初,證券櫃檯買賣中心即推出「創櫃板」,提供長達五年的輔導期,扶植符合未來趨勢的微型企業,目前已吸引27家申請,如提供行動不便者接送服務的多扶公司、推廣公平貿易咖啡的生態綠,都已登上創櫃板。櫃買中心副總經理林瑛珪強調,「社會企業絕對是未來的潮流,投資者跟法人都注意到這股力量了。」

除了官方有意支持,來自新加坡的星展銀行(DBS),也用5000萬新加坡幣(約台幣12億元)成立亞洲銀行業第一個社企專屬基金,兩年來在亞洲六國幫助了近60家社會企業,包括台灣的黑暗對話、光原、好工作。今年舉辦的「亞洲社會創投挑戰賽」,第一屆就收到各國400多件方案,其中七成都由不到30歲的年輕人貢獻。

為何要幫助社企?星展銀行策略暨傳訊處處長蘇怡文解釋,一來著眼於社企是今後創業主流,本就是金融業經營的客戶,二來,近年亞洲成為帶動全球經濟的火車頭,卻也面臨貧富不均等副作用,都需要社企來解決。

要創造利潤 也要解決社會問題

社會企業會躍居主流,來自金融海嘯後對企業經營手法的深刻反省,包括比爾蓋茲2008年提出的「創意資本主義」(Creative Capitalism),麥可波特2011年主張的創造可分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理論,皆期待企業除了對股東負責、創造利潤之餘,還必須對社會帶來更大正面效益。

不管是哪種聲音,都希望企業切勿自外於社會環境之外,反該積極扮演帶領社會進步、人民幸福的角色。甚至於,企業本身就該主動「解決社會問題」,而非製造社會問題。

「CSR並不是額外做的副業,因為104本來就是因應社會問題而產生的。」坐在新店辦公室,一零四資訊科技董事長楊基寬直說,企業的存在意義若不是替社會解決問題,就是得滿足某種社會需求,才能讓自己變成正面「資產」。

的確,多年來穩居國內最大人力銀行、每年服務超過600萬求職者的104,當初就是為了解決勞雇市場的媒合問題而誕生,連創業者楊基寬自己也曾是失業人士。「你自己都沒頭路了,怎麼替別人找工作?」是當初許多人質疑他的話。

而近年來,職場供需市場不斷出現新問題,如弱勢失業、學歷貶值、起薪偏低、年輕人缺乏基本認知等,104便接連啟動天使志工平台、身障就業專區、學生實習平台、夢想搖籃等CSR方案,未來還打算透過社群科技,讓人們互相分享職場經驗,消弭世代間的鴻溝。看來,台灣CSR經過第一個10年,只是一個初步里程碑。往後,企業必須更積極回應各界期待,才能讓CSR的實踐更為深化。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5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www.gvm.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