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沉浸「不老泉」,登高望遠甩憂愁

曾被譽為抗煞英雄,處理過複雜的健保議題,葉金川總能憑著過人意志力, 挺過無數挑戰,什麼是他的能量來源?

登山如同人生,意外難免。65歲的台灣血液基金會董事長葉金川從爬山中學到大自然的無常,讓他在面對人生時,更加豁達。山,更是他的能量來源,他的「不老泉」。

2013年5月,葉金川決定遠征尼泊爾5000公尺高的安納普納山,臨行前寫下有如交代後事的「給兒子們的一封信」。信中說,人生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因此必須在行前叮嚀兒子。

只要往山裡走 就感到幸福

如果他有什麼意外,要好好照顧媽媽。他不希望有墓園與墓碑,骨灰請灑在七星潭外海,但還要留一小撮,放在合歡山北峰,讓他可以看山、看海。

愛山的葉金川,40年來,已登過台灣百岳。再忙,他也要往山裡走;山,讓他感覺幸福,忘了老之將至,也是他行走公職江湖多年的紓壓祕方。

2003年突如其來的SARS大疫襲台,台北和平醫院爆發集體感染,院內無預警封鎖,全台陷入焦慮緊張狀態。 當時葉金川在慈濟大學任教,4月26日,他收到和平醫院員工發出的求救信,一股醫生救人的信念湧上心頭。隔天他就穿上防護衣進入和平醫院,調查感染源,指揮作戰。 面對敵人隨時都在變異的病毒戰,葉金川堅定地向第一線醫護人員喊話,「恐懼不能解決問題,只能靠知識和信心。」

SARS來得急,去得快,對他而言,是兩、三個禮拜就能解決的緊急危機,不是壓力。他眼中的壓力,是工作沒完沒了,不知何時會結束,長期等待的無力感。

1993年初葉金川在日本考察時,接到當時衛生署署長張博雅的電話,要他接下全民健保籌備處處長職務,開始籌辦這項影響台灣深遠,但無法源、人力不足、醫界不支持,阻力如排山倒海而來的社會大工程。

當時立院諸公對健保付費方式、保費負擔比例、費率核算等,都有意見。葉金川白天要處理繁雜的公務,晚上還要上政論節目解釋,一場漫長的拉鋸戰,就此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