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後,失能人口將達87萬人 台灣老好快 長照離你並不遠

「住在機構裡的失智長輩是三『等』公民,等吃飯、等睡覺,第三個字我說不出口。但如果白天都能幫長輩把活動排得滿滿的,晚上他還會睡不著,擾得照顧者不得安寧嗎?」週六上午,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婦幼院區的禮堂,聚集數十位聽眾;站在台上的演講者伊佳奇,不是醫師,而是照顧失智老父整整八年的家庭照顧者。

六年後,台灣失能人口將達87萬人

2004年,曾在台大政治系任教的伊佳奇正值45歲壯年,為了失智日漸嚴重的父親,他毅然收掉創立的顧問公司,回家照顧老父。

雖然醫學不是他的本行,但他積極參加醫學研討會,學習護理、職能治療等知識。從陪著父親玩拼圖、寫書法、帶父親回福州老家;半夜2點、4點起來扶老父上廁所;到父親重度失智入院後,還是每日到病房抱起老父坐在輪椅上,出去曬太陽、玩球,無微不至地貼心照顧,直到八年後(2012年)91歲的父親過世。

父親辭世後,伊佳奇卸下了照護的壓力與重擔,但並沒有停止他對失智症的研究。2014年11月他出版了《趁你還記得》一書,以「醫生無法教的失智症非藥物療法及有效照護方案」為訴求,記錄那段漫長艱辛的照顧歷程。

現在他是元智大學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常獲醫院和社福團體邀請演講,分享照顧失智老父的苦與得。「亂,是失智症的特徵,」伊佳奇說,患者因腦部認知功能受損,情緒常有障礙,缺乏安全感,會出現妄想、幻視等常人無法理解的行徑。高齡長者又可能伴隨糖尿病、心臟病等「多重共病」,照顧難度更高;一旦跌倒或吃錯藥,感染住院,惡化更快,讓照顧者忐忑不安,幾乎得寸步不離隨侍在旁,壓力大到也有憂鬱症。

伊佳奇的父親就有被遺棄的妄想,剛搬回家時,老父曾打電話報警,說兒子要謀財害命,兩名荷槍警察立刻衝來他家;也曾口出威脅要向台大校長告狀,說兒子有多不孝。

「他是病人,和病人是不能講道理的,只能自己慢慢調整心態、摸索。很困難、很挫折,但走過會有很高成就感,當時如果不把這件事做好,日後想起來一定會懊悔,」伊佳奇對著現場正為照顧失智家人所苦的聽眾說,先要了解失智症這個病,才會懂得如何照顧。

他以過來人經驗強調,即使家人決定把失智長者送進安養中心,也要陪著長者適應一段時間,常去探望陪伴,因為家人的關懷才是最好的藥。

隨著台灣老化快速,像伊佳奇碰到的長期照護問題,已是全民共同難題。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