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在看未來 下任總統的挑戰

11月7日的馬習會,在媒體熱潮逐漸退去後,最核心的問題仍需要被解答。那就是馬習會到底帶來了什麼影響?究竟這是一個重大歷史進程,抑或只是一個巨大歷史泡影?

「馬習會影響台灣未來的領導人如何與中國大陸交往接觸」,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在權威國際政治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說,馬習會對台灣立即的影響,是讓兩岸關係成為選戰焦點,雖然程度有限,不足以改變選舉走向。

「短期影響就看選前幾件大事,」馬習會智囊團成員、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所長張五岳則明確指出,在1月16日大選前,包含APEC、貨貿談判、海協會長陳德銘來台,以及兩岸熱線架設,都是短期內可以評估馬習會成效、觀察北京方面態度的指標。

因應選後變天 習近平釋善意

幾件大事中,馬尼拉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未如預期再安排「蕭習會」,但兩人在晚宴上單獨交談逾5分鐘,是與習近平互動最久的成員國。其餘包含貨貿談判目標年底前「有重大進展」,繼續推進馬習會上提到的專升本、陸客中轉等議題,以及陸委會主委與國台辦主任的「兩岸熱線」架設,在大選前都要密切觀察。

張五岳分析,如果以上四項,可以在選前都有進展,就可以判斷中國是有推動兩岸事務短期目邊的意願。反之,則意味中國對馬習會的目的,應該側重中長期考量。

長年研究中國政治的政大東亞研究所所長寇健文指出,北京思惟轉變,必須從各種蛛絲馬跡來觀察,如馬習會前兩岸突然進行史上首度祕密換俘,就是一例。

確實很巧,軍情局四處副處長的朱恭訓與組長徐章國,2006年在越南遭對岸誘捕,成為我方軍階最高的被俘情報員。10年來,台灣多次與陸方交涉換俘但都破局。但今年10月間兩人卻突然獲得假釋。

10月13日,朱、徐兩人搭機返台,隔天「夏張會」在廣州舉行,當晚張志軍就邀請夏立言夜遊珠江,主動表示遞出馬習會橄欖枝。寇健文說,「很明顯是陸方刻意展現善意。」

為了因應2016後兩岸政局的可能變數,習近平大膽釋出善意,同意在新加坡與馬英九會晤。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