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協定簽了!啟動全球氣候大作戰

焦點2〉期待感史上最高,搶救地球迫在眉睫

2015年12月初,《遠見》採訪團隊抵達巴黎,一入境從機場、地鐵站、火車站,隨處可見氣候峰會的綠葉造型標示,還有身著綠色背心的指引人員。開幕日就有147國元首出席,共195國派談判代表團,搶盡國際媒體版面。

周邊大小活動,共有超過500家跨國企業及400座城市共同響應,總參與人數從原先預估的4萬人,倍增到8萬8798人,讓巴黎氣候峰會成為史上陣容規模最龐大的一屆。連一向對氣候議題冷感的台灣,這次也來了快200人。

除了恐攻引發的團結效應外,其實巴黎峰會本身也背負龐大的歷史任務,歷年來最沉重。為什麼?因為氣候變遷對地球產生的危急程度,已到了無法忽略的地步。

根據美國海洋與大氣總署(NOAA)統計,2015年是1880年有氣候紀錄資料以來最熱的一年。

根據最權威、曾在2007年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共獲諾貝爾和平獎的跨國氣候變遷科學研究組織IPCC(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估算,自工業時代以來,全球平均溫度已經上升接近1℃,海平面增高19公分。按此趨勢,21世紀末,地球可能升溫4.8℃,海平面提高82公分。

這代表什麼意思?「這是人類生死存亡的問題,」今年出席巴黎氣候峰會的台達電董事長海英俊表示,曾在美國華爾街工作過,地球上升4℃,代表華爾街都被淹沒了。至於台達電位於台北內湖的總部,則是只要上升2℃,那台達電也沒了。

最悲觀的論調,來自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這個數據將在2015年突破400ppm,距離所謂「活命線」450ppm,也就是逆轉氣候變遷現象的最後搶救時刻,很可能只剩20年。

誠如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在巴黎現場演講,「現在不必是科學家,也可以知道,氣候變遷是真正在發生中的事!」

一位北歐學者直陳,近來很少有人會質疑氣候變遷的真實性,「現在討論的焦點在於,where & when?」(發生在哪?在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