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顛覆全球產業 你我的飯碗保得住?

這句話就是:「矽谷已經來了!」(Silicon Valley is coming!)。他指出,誕生於美國矽谷的創新企業已開始成為傳統金融的威脅。超級銀行的巨頭坦率承認了這種危機感。而在洪流中轉型的銀行,只能止血求生。?豐銀行宣布兩年內將裁員2萬5000人,美國摩根大通亦表示,在2016年底前要削減多達300家分行。

除了汽車、金融業,矽谷,還大幅改變媒體娛樂業。由於科技的發展,圖文影音等資訊的呈現方式,正由矽谷人重新定義。「試過VR(虛擬實境),就能想像它未來的無限可能!」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phen Gary Wozniak)表示,VR沉浸式的體驗,能讓再大的IMAX都黯然失色。

2012年,年僅21歲、就讀加州州立大學的樂奇(Palmer Luckey),靠著群眾募資在車庫做出虛擬實境頭盔Oculus Rift。2014年,這家讓全世界驚嘆的Oculus就被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原因在於,它能帶給消費者前所未有的體驗。

戴上Oculus Rift,開啟「冰箱歷險記」的遊戲,你會馬上感覺自己化為袖珍人。從冰箱的高處開始下墜,左閃右避穿過巍峨的鮮奶瓶、龐然的洋蔥、參天的調味罐,翻身滾入拔地而起的蔬菜,再一路俯衝撞進軟綿綿的果凍。真實感不輸雲霄飛車,甚至比雲霄飛車還刺激。如今,虛擬實境技術已經被應用在遊戲、電影、體育賽事直播、甚至新聞報導上,與好萊塢、任天堂、電視台分一杯羹。

優秀且多元的人才,無疑是矽谷擁有豐沛創新力的關鍵。《2016矽谷指數》統計,矽谷居民中大學以上的人口占48%,遠勝全美的30%。外國出生的比例高達37.4%,將近全美比例的三倍。而這還不包括時常來交流取經的創業家。

走進舊金山市區的創業加速器Founders Space,會發現在地下室教室聚精會神聽講的,有高目深鼻的歐洲人,卷髮厚唇的印度人,黑髮黃皮膚的亞洲人。「矽谷有全世界最好的創業資源,」Founders Space創辦人霍夫曼(Steve Hoffman)不諱言,Founders Space的課程設計就是針對有簽證與旅費限制的外國創業家,將一般加速器三個月的課程壓縮到一個月,並提供大量線上資源。

史丹佛大學培育勇於冒險新血

全美頂尖的史丹佛大學,每年也不斷培養出勇於冒險創新的新血。走進史丹佛設計學院(d.school)二樓,可以看到一個個斗大的透明玻璃櫃裡,有的裝著小孩的綁帶矯正鞋,有的擺著小型的太陽能電燈,有的裡面是包裹著嬰兒娃娃的保溫襁褓。而這些都是不同學院的學生,以現實問題為題孕育出的創新產品。「藉由設計思考,學生能學會從『人』的角度思考創新,」設計學院創辦人博納德.羅斯(Bernard Roth)表示,自學院成立以來,學生發明的產品已改變了數以萬計人的生活。

史丹佛不只鼓勵學生顛覆,也扮演育成角色。例如醫學院。穿過長長走廊,來到史丹佛醫學大樓四樓,在這個空間不大的辦公室,運作的正是幫醫藥發明從零走到一的Spark研究計畫。

「生醫研究的發現,往往夭折率最高,」Spark計畫副總監南茜(Nancy A. Federspiel)表示,Spark的育成期長達兩年,入選團隊不僅能得到資金補助、課程加持,還有大量機會向生醫領域的專家請益。從2006年迄今已補助110個專案,孕育出21個新創公司,取得超過30個專利。專案成功率高達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