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歷只是敲門磚 專業能力才是重點

我是出身南投偏鄉的農家子弟,念到高中家裡還沒有電燈。心裡雖想要繼續念書,但當時還沒有四技二專,高工畢業想要應屆考上大學更是難上加難,再加上沒有「後援」,從當時以就業為導向的台中高工畢業後,就乖乖回家,一邊做農,一邊兼差在台電當臨時工,做電焊工作。

這樣的「耕讀生活」過了兩年,才終於如願考上師大工教系(旨在培養高工工藝老師)。猶記得當年(1973)有1500多人報考,錄取50名,競爭相當激烈。

沒有書讀的時候才知道讀書很幸福。做農和電焊工作非常辛苦,相較之下,讀書對我而言顯得輕而易舉。

好不容易回到校園重拾書本,我自然發奮念書,入學前在成功嶺受訓就拿下全旅第一名、獲得蔣介石頒獎的殊榮;進了師大更是信心大增,勇奪全系第一名的成績。

師大畢業,我先到桃園農工教了一年書,考上研究所(公費生),取得碩士學位、服完兵役後,再到台北工專教兩年書(現為台北科技大學),然後回到母校師大教書。

雖然在師大兩年我已升任副教授,但想要繼續深造的渴望並未因此消減,於是,在我研究所畢業六年後,終於如願申請到教育部重點科技獎學金,帶著老婆和兩個小孩,一起出國留學。三年後又舉家返台,我和太太都念了博士學位,兩個孩子也在美國念了三年小學。

學歷只是敲門磚 專業能力才是重點

三明治交疊學習 奮力向上流動

工作、進修、工作、進修,因為家境貧困,要靠自己籌學費,我成了典型不斷進出職場與校園的三明治交疊學習範例。

日據時期父親被派到菲律賓當軍夫,回台後就到南投山裡墾荒維生,我這個深山裡養成的「放山雞」,雖然被訓練得野外求生能力很強,但周遭環境裡的文化刺激不足,自知必須把握接受教育的機會,向前走、向社會上層流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