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瘋蓋天空步道 真能救得了觀光?

攤開各縣市財政報告,這些天空步道、吊橋的興建款項,多半由觀光局補助。

「我們有擋,但縣市首長找立委硬壓,實在擋不住,」一位交通部觀光局官員私下透露,他們曾試圖擋下太平天梯,一方面同質性高,容易產生排擠,另一方面從專業角度看,周邊配套措施根本還不到位,蓋了反而衍生更多問題。無奈地方壓力太大,就像被人拿刀抵住脖子,只能乖乖就範。

要是拿不到中央補助,縣市政府也不會輕易放棄。舉凡企業回饋金、風災補助款都能挪用,甚至把腦筋動到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就算經費自籌也要蓋出天空步道。

縣市政府積極爭取天空步道,除了能「促進觀光」,更是展現政績立即有效的方式之一。

相較於交通建設動輒上億,蓋一條天空步道其實花不了多少錢,不用曠日廢時等環評,縣府就可以直接發包興建,完工後,回收速度之快,也令人咋舌。對縣市政府來說,每條天空步道都是揣在懷裡的小金雞。

以全台第一座以玻璃橋面建築的桃園小烏來天空步道為例,只花了800萬,開幕三個月就擠進76萬人,不到四個月就回本。南投和彰化交界的猴探井天空之橋更誇張,對外開放三個月,就把當初用來興建的2300萬賺回來,被喻為台灣天空步道熱的始祖。

其他在這兩年此起彼落冒出的天空步道、吊橋,幾乎也都能順利在一年內回本,等於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也因此各縣市爭先恐後地蓋天空步道,深怕搶輸人家。

今年4月,雲林林內鄉的兩位村長就連袂向林務局陳情,爭取在龍過脈步道旁興建景觀吊橋增加觀光吸引力,「南投已經設了那麼多座天空步道、天梯,雲林連一座也沒有。」

觀景帶來新體驗 卻引爆環境大危機

矛盾的是,興建天空步道初衷,本來是要讓遊客親近山林,沒想到環境卻可能因此遭到破壞。台灣全新的環境危機就此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