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瘋蓋天空步道 真能救得了觀光?

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就憂心忡忡,那麼多天空步道入侵山林,干擾破壞生態,也扼殺了自然天際線。

例如為了搶救低迷20多年的八卦山大佛觀光而設置的彰化八卦山天空步道,施工時就一度因為濫砍林木,引發破壞山坡地的批評。

「落柱式的天空步道,對環境的破壞非常顯著,為了把步道架高,底下必須靠很多柱子支撐,」徐銘謙分析。

對環境傷害最顯而易見的,莫過於被批評挖掘危崖造成水保疑慮的台東嘉蘭天空步道。

來到南迴公路西方的台東金峰鄉嘉蘭村,眼前傾倒的涼亭和一區又一區的永久屋,提醒著當年莫拉克風災的肆虐。隔著太麻里溪望向對岸貼著山壁而建的天空步道,黃色護欄下的確有一大片崩塌,走在距離河面20公尺的步道,亦隨處可見鬆落的土石。

或許因為如此,從前年底開放之後,斷斷續續封閉了11個月,就連《遠見》採訪團隊到訪時,也因為保固工程而暫停開放。

「我們沒有開挖山壁,只有鑽地錨進去,從河底堆沙起來施工,」金峰鄉鄉長宋賢一澄清,天空步道本來是嘉蘭村拉灣連接拉冷冷橋的緊急要道,沒有災害時就當觀光用,崩落的土石是上方舊便道遺留的土方和獼猴踩落。

這條天空步道預計今年11月重新開放,那時還會不會有落石?宋賢一頻頻說不會。

很難想像,有了嘉蘭天空步道的前車之鑑,今年6月才因為大雨導致北側崩塌,確定是遇水易崩塌地質的台中大甲鐵砧山風景區,竟還爭取2億6000多萬的前瞻計畫興建天空步道。

諷刺的是,不管有沒有水保疑慮,目前全台灣的天空步道,興建前統統沒做環境評估。因為這些天空步道、吊橋的量體總面積,未達必須進行環評的規定,依法不用環評,頂多送水土保持計畫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