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聰賢:組3萬青農部隊 讓農民收入大躍進

2017年2月8日,林聰賢接任農委會主委,馬上面臨H5N6禽流感考驗。緊接著又陸續發生農藥殘留標準調整爭議、戴奧辛超標雞蛋、芬普尼毒雞蛋事件……。食安風暴一波波,每個危機處理稍有不慎,都可能摘下他頭頂的烏紗帽。

在這200多個日子裡,他毫無蜜月期可言,憑藉宜蘭縣長所累積的實務經驗,馬不停蹄走訪各處、解決問題,堪稱關關難過關關過。

空降農委會的他,自認沒有包袱、負擔,很快以第三者角度審視優劣勢。他說,「這裡的文官素質很高,真是一座寶山」。的確,農業是國家經濟發展的根本。國民政府來台後,從經濟部農林署、農復會再到農委會,為台灣農業發展扎下穩固根基,可惜近來農業政策無法回應第一線需求,他要帶領農委會成為「接地氣」的部會,解決生產與消費端問題。

部會為人詬病之處就是本位主義、效率不彰。林聰賢初至農委會,發現「各局處講話常常打架」,深怕踩到別人的地盤,設定的KPI(關鍵績效指標)非常嚴謹,分工愈切愈細,問題反而無法解決。

半年來,他一共召開37次共識營、工作坊及橫向業務會議,透過不斷對話,凝聚跨部門共識。

每次下鄉視察,他總是靜靜聆聽主管的回應,發現同仁很怕說錯話,態度保守且習慣用專有名詞。他會立即要求第一線面對民眾、媒體時,改用庶民語言,讓民眾聽得懂,達到交流效果。

再來是廣聽民意,建置中央與地方首長、各地農會或協會、青農、小農的平台,蒐集第一線的聲音,具體回應與解決問題。以禽流感疫情為例,兩年前他就接受過震撼教育,當時宜蘭縣緊急全面管控後,成為全國唯二沒有淪陷的縣市。

今年一走馬上任,面臨禽流感考驗,他以過去經驗了解按照現行的SOP(標準作業流程),解決不了問題,立即向行政院建議提高層級,設置災害應變中心。「當時如不當機立斷,做出7天禁宰禁運措施,後果不堪設想,」他說。

而為了重塑組織文化、調整結構,他也想辦法讓各局處動起來。「主管的LINE群組噹噹響起的聲音,比以前更多了,」一位處長說,主委不時丟功課要大家腦力激盪,例如香蕉過剩,不能只靠補貼,要改變舊思惟,想出其他辦法。

當過地方首長的林聰賢早已習慣面對第一線,他要求各局處不要只出一張嘴,要貼近民眾,跨部門解決問題。七個多月下來,下鄉考察次數已無法計算,曬得一臉黑已成為主委的標誌,他笑笑地說,「種田的如果沒有曬黑,就不像種田的了。」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