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初心、完美到完整 江振誠為何堅持回家?

RAW主廚Alain(黃以倫)指出,每週日下午4點半的「員工餐」時段,會由四、五位廚師一組、輪流自創料理給大家品嘗,餐點不是好吃就好,還要分享創作緣由。如果點子有趣,RAW會將之納入菜單設計。這顯然也是江振誠訓練團隊培養思考能力,以此跳脫廚匠框架。

除了文化尋根、扎根,大家好奇,名揚全球的江振誠,是否會再開出令人驚豔的餐廳?

「其實我不想再開餐廳,台灣也不會有下一個RAW!」「有人說應該到處展店、上市,然後賣掉,好像這樣才是成功的路線,但對我來說,不是的……。」

返台籌畫定居 展望新生活

受訪當天拿著手提包隻身赴約,一襲簡單的藍襯衫、牛仔褲,以及不時弄皺眼尾的靦腆笑容,在在顯示心境上的隨興自得,江振誠真的回家了。

看似卸下重擔,但江振誠在新加坡、法國、台灣與中國還有七家餐廳團隊,儘管不再有餐廳高掛Andre招牌,他仍像空中飛人,一個月內七家店要走過一輪,等於一個月跑遍全世界巡店,同時接受表演與演講的邀約。這簡直是鐵人行程,「太太跟我跑過兩次,也不跟了,」他笑道。

他的食育計畫從廚師養成開始,於是每年都在台灣接下約20場演講與活動,希望激勵新一代廚師。

看來,日子輕鬆不得。事實上,大約每隔10年,他就設定新的階段目標。江振誠以「火箭」自喻,表示30歲之前是建造火箭,盡可能儲備能量與經驗,打下一輩子受用的扎實基礎;30歲到40歲則全力以赴、沒有猶豫,把自己逼到極限,才能爆發足以讓火箭升空的能量;40歲之後,要確保火箭行駛在預期軌道上。

就如20多歲時,他曾是恩師、法國知名雙子星主廚Jacques & Laurent Pourcel的「殺手」,江振誠接到指示就往全球各地開餐廳,總是精準執行、使命必達,沒有一句怨言。多年來,任務依然一個接一個,但40歲之後,他開始順著軌道、為自己而活。

前一陣子,他受邀到澳洲演講,簽書會上有位13歲粉絲跟他說:「我以後也要當米其林主廚、當世界頂尖的主廚!」江振誠仿佛看到當年13歲初學做菜的自己,他告訴這孩子:「不!你應該當一個快樂的廚師,因為身為一位廚師的快樂不是任何人可以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