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星FinTech同時起跑 新加坡憑什麼衝上世界第一?

「新加坡金管局不只是FinTech的監理者(regulator),也是一個推倡者(promoter)!」負責金融諮詢服務的新加坡KPMG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謝德耀指出,過去新加坡能成為全球金融重鎮,也正是因為金管局同時身兼監理者與推倡者這兩種角色。

在扮演推倡者角色部分,最能顯示金管局成績的,就是自2016年起一年一度的新加坡金融科技大會(SFF)。

去年11月SFF大會上,新加坡金管局長孟能文(Ravi Menon)開幕致詞表示,2018年度有4萬位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的人與會,使SFF成為全球最盛大的金融科技年度盛會,等同宣示新加坡的FinTech霸主地位。

聚落效應也吸引包括Money20/20等全球指標性金融峰會業者,到新加坡舉辦亞洲版的FinTech大會,Money20/20在3月底才剛辦完一場。

分級控管〉差異化監管,不扼殺新創發展

至於監管者角色,新加坡金管局最為人稱道的,就是差異化監管。

「差異化監管,就不會扼殺新創團隊的生長!」新加坡金融科技協會(SFA)會長謝福來指出,不同的金融科技、商業模式,會帶來不同等級的風險,監管力道當然要有差異,不能一視同仁。例如今年元月,新加坡國會就通過一個新的支付服務法案,將支付業務分為三級,門檻最低的電子錢包業者,很快就能拿到執照。

因為是另外發放分級執照,不與其他銀行業務一起審核,差異化監管可加快新金融服務的上路速度。更重要的是,等於畫出一條明確的線,幫新創指出法規遵循方向。

多元開放〉從監理沙盒進階到FinTech2.0

還記得去年震撼台灣FinTech圈的「櫻桃支付」(CherryPay)事件?當時,因為有跨國犯罪詐騙集團透過假人頭帳戶,在「櫻桃支付」平台上將被害人的錢轉匯國外,檢調遂以觸犯銀行法移送櫻桃支付,理由正是「非銀行不能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