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叫我瑪麗亞 請叫我的名字

1989年10月,台灣從東南亞引進第一批移工,到今年剛好滿30年。在台移工、新住民、新二代已超過175萬人,為台灣原住民的三倍,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遠見》團隊調查發現,移工都從事骯髒、危險、辛苦的工作,因法規與仲介制度,長期飽受不平等待遇,職災率甚至比國人高;連長輩最倚賴的看護,基本薪資僅17K,長年無休還籠罩在性騷或性侵的陰影中!

但30年過去了,移工身上的「標籤」始終撕不去。這個標籤也複製在來自同樣地區的外配身上,甚至還「遺傳」到新二代。

現在,該是重新認識這個族群的時刻,讓我們踏出尊重的第一步,不要再叫他們「瑪麗亞」,而是稱呼他們的名字!

不要叫我瑪麗亞 請叫我的名字

3月24日週日的午後,台北車站大廳「黑白相間」的地板上,密密麻麻布滿來自印尼的移工。他們三五成群席地而坐,有的用右手吃家鄉美食、有的閒話家常。清一色的外國臉孔,讓人彷彿穿越時空,進入印尼的國度。

約莫四個籃球場大的大廳空間,幾乎都被移工占滿,僅用紅龍圍欄留出一小通道讓人出入。此時,剛好有一位台灣家長帶年約5歲的孩子經過,但男童俊俏的臉龐卻眉頭緊蹙,以嫌棄口吻對媽媽說:「這裡好吵、好亂,我不喜歡這裡,快點走吧。」

20幾分鐘過後,一群菲律賓、印尼移工快速進入大廳。他們是為響應女權鬥士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十億人起義」活動而來,呼籲台灣正視在台女移工的權益。

沒想到,活動才開啟,隨即有一位台灣中年婦女站在場邊,大聲叫囂:「台灣不要外勞,他們不是來幫台灣的,他們是來鬧的;台灣不要外勞,才能提升工作效率,將火車站還給我們。」她愈說愈激動,還大喊「Go home」。此話一出,立即激怒移工,現場陷入混亂。中年婦女才趕緊悻悻然離去。

即使台灣已開放移工來台30年,但直到今日,台灣人與移工的關係,就像車站大廳黑白地板所形成一道無形的牆,硬生生隔出兩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