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同溫層、做自己 朱立倫︰我是台灣穩定的力量

選前89天,他終於首肯代表國民黨披掛上陣,但地方早已鬆動、缺乏熱情。「明知道那會毀掉政治前途,但他還是出來,」跟在朱立倫身旁20年的前新北市民政局長江俊霆說。

他猶記,當時朱立倫的第一個下鄉行程是到高雄美濃掃街,沿路不僅沒有人夾道歡迎,沒有人放鞭炮,還下著淒風苦雨。遇到地方黨部人士,對方反應也很冷淡,僅打招呼就離開。

「他可以撐過這一段,非常不容易。」當時江俊霆很氣不過,結束行程後立刻致電時任國民黨祕書長李四川、組發會主委蘇俊賓,「你們應該來看一下,這個行程安排是怎樣?」

就在這種氣氛中,朱立倫勉強打完選戰,以慘敗308萬票做收。更糟的是,因為「換柱」,至今部分深藍基層民眾仍對他不諒解。

元氣大傷的朱立倫,回到新北市長崗位上沉潛,等待再起。他在新北市大力推動運動中心、托老、托育的政績一一發酵後,團隊成員開始有人問他,「我們是不是要開始為下一場選戰做準備?」

然而,朱立倫卻一直告誡幕僚,不要去想選總統,而是要思考卸任前還有沒有什麼長遠政策該推動?

一直到2018年12月25日,把市長棒子交給高票當選的侯友宜後,朱立倫才當場對媒體宣布,「以後要找我,請和江俊霆、黃詩婷聯絡。」兩個核心幕僚這才知道,「原來我沒有失業」。也才知道,朱立倫原來還是有志於總統大位。

改變1〉跨出同溫層、沒包袱

就從那一刻,一直到今年農曆年前,在吳敦義、王金平、朱立倫這三位有可能參選總統的藍營大咖中,朱立倫的民調始終第一。但他怎麼想不到的是,農曆年後卻風雲變色了。

一開始是韓國瑜被拱出來參選。而他的一句「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後頭」,又引出郭台銘宣布參選。兩個非典型政治人物瞬間攪亂一池春水,瞬間把朱立倫的選戰,比成「佛系打法」,落寞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