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台派直播vs.穿雲箭App 蔡韓對決誰能勝出?

濫觴是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當時從募資、轉播或內部管理,素未謀面的群眾透過社群平台關心事件發展,可謂政治上「空戰」的源起。同年底又遇上以素人形象橫空出世的柯文哲,角逐台北市長,在缺乏資源與在地人脈下,靠的就是「空戰」。

四年後,爭取連任的柯文哲在競選期間找上YouTube上的意見領袖合作,突破柯粉原有同溫層,例如與邰智源合拍的「一日市長幕僚」,吸引1436萬人次觀看,奪得當年度全台YouTube影片的瀏覽冠軍。

同時期,韓國瑜也以「一瓶礦泉水、一碗滷肉飯」挑戰高雄市長寶座,直白不修邊幅的語言透過直播,吸引了庶民的目光,在在讓「網路聲量換選票」,成了有實證基礎的戰術。

吳春城分析,與過去最大差別在於,候選人的臉書粉絲專頁或LINE@等頻道,不只扮演布告欄,互動回饋才是不可或缺的。去年的九合一選舉,網路社群幾乎與傳統造勢行程平起平坐。

找網紅拍片 蔡陣營先起跑

今年,空戰更進入了2.0時代。

蔡陣營率先起跑。「社群動起來,的確是去年1124敗選之後,」時任總統府發言人的林鶴明表示,去年大選後他就找YouTube網紅與總統合作拍片,每樁企畫都對準一個分眾族群、特定的政策。例如找新二代的美食網紅千千,吃越南美食是講新南向、知識性網紅志祺七七談外交政策、館長談軍人訓練、蔡阿嘎則因為他將去大都會開球,每支影片除了師出有名,也與不同受眾(TA)的網紅交叉換粉,「每個網紅其實就像社會的投影,能有這麼多流量,就代表著有一群喜歡這些特質的人」林鶴明解釋。

連過去對民眾略嫌生硬的企業參訪,也在林鶴明巧思下,轉為企業總部的「開箱」網路短片,帶人一揭企業的神祕面紗,滿足了網民的窺祕感,順而暗示了政府的重商。

後來,隨著蔡英文頻道流量高,還使許多企業紛紛主動報名成為總統的開箱企業。

「當人民溝通的方式在改變,政府也別無選擇,」林鶴明形容,在分眾的時代,經營社群變得像「釣魚」,觀眾是魚群,要在適合的管道裡,才能找到群眾所在,拉近與他們的距離。這也是為什麼在LINE、臉書與YouTube上,蔡英文常發布量身訂作的素材,為的就是讓追蹤者有獨家禮遇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