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孤寂封城

瘟疫宛如世界末日降臨,鎖國、封城、管制、關閉紛沓而來,人們被迫隔離。於是,社會疏離亦催生了孤寂這隻隱形病毒,它沒有具體形象,測不到基因序列,卻會趁虛入侵,潛伏心底,以情緒困擾當養分,逐漸長成足以噬人的「黑洞」。

《遠見》最新調查發現,超過四成的民眾經常感到孤寂,青少年更是高風險族群。專家認為,孤寂雖然不算是疾病,卻讓身心不健康,導致各種致命疾病,連帶造成的損失與社會成本,恐將拖垮各國財政。

面對孤寂來襲,我們又該如何對抗?作家歐陽靖、資深媒體人高愛倫,以過來人經驗,分享他們戰勝孤寂祕訣。台東書屋則是用溫暖與故事,陪伴偏鄉孩童長大。隨時關心身邊的人,別讓孤寂封了城!

報紙一打開,滿滿10頁盡是令人哀傷的訃聞,這是義大利人在疫情蔓延三月天的日常。因感染病毒而往生的患者,孤伶伶躺在床上,孤獨死去、無人送終,唯一留下的,是報紙上的遺照。

即便在全球疫情控制最得宜的台灣社會,人們生活亦出現截然不同的色調……。

別讓孤寂封城

身為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的吳先生,因女兒從三級疫區回來,居家隔離14天期間,夫婦倆很怕影響鄰居,幾乎足不出戶,工作靠遠端視訊,吃飯靠外送,盡量遠離人群。

為此,夫妻倆小心翼翼,只敢趁離峰時間才出門倒垃圾,孰料,隔天還是被鄰居白眼。

反群聚、隔離常態化 孤寂病毒悄悄蔓延

「社區竟要求我們家的垃圾別跟他們放一起,」向來位居社會主流、人緣極佳的吳先生,想都沒想到,他竟也有飽嘗歧視滋味的一天,他自我解嘲:「至少,平常各自忙碌的家人感情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