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起手式 讀取00世代「三觀」

要讓對話成立,關鍵是對於各種和自己既定認知不同的主張,不馬上貼標籤,而是能先換位思考:「他們為什麼會這樣說、這樣想?」,因此《遠見》試著「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來試著了解00世代。

「人生觀」來自一個人從小到大所受教育與思辨的累積,「世界觀」建立自國際連結與資訊取得,「價值觀」來自對社會、未來、國家定位。所以,分析台灣近20年,在「資訊來源」「政治經濟」「社會職場」三大領域發生了哪些「斷層級」轉折,就能一窺00世代內心深處的自我認知。

資訊來源:

「訊息中心論」破滅,檢查、求證成新習慣

「過去台灣社會更偏向『全體統一共識』的塑造,但00世代從出生開始,面對的就是『訊息中心論』破滅的世界,」知名社會學者李明璁強調。

一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影響最深遠的,是「教育」與「媒體」。而不管教育或媒體,舊模式都在2000年前後徹底崩解。

教育上,1999年開始的教改,打破了「知識來源的全國統一性」。過去,課本都是國立編譯館編纂,課本內容就是「正確知識」,甚至連怎樣才算是「優秀學生」,台灣社會都有一個所有人熟悉的共同樣版。

一綱多本下,課本開始出現各種版本樣貌,多元的種子,開始植入每個00世代孩子的腦中;而教改引發的各種爭議,更讓社會開始意識到「就算課本,內容也並非不可質疑」。

媒體界,2001年《壹週刊》來台,「狗仔」搭配「圖文」的爆料式報導,打破社會對「新聞」的信任。

而當搏眼球成為報導重點,愈來愈多人發現,報導可能是引導式偏見,甚至是假新聞,這也讓00世代,成為有史以來最懂得查證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