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古德:這場疫病,是人類自己造成的!

疫情期間,倫敦成為重災區,就連英國首相強森都二度自我隔離。而高齡者是疫情的高致死族群,這讓珍古德只能隔離人群、困坐家中。

身體好不容易安頓下來,卻因為不斷接受視訊專訪、演講,珍古德的心神愈形消耗,幾度眼痛聲啞。

為什麼不推拒邀約、好好休息?這是因為隨著疫情愈演愈烈,珍古德才驚覺:「過去幾十年做的還不夠,但自己已沒有多少時間!」

1977年她就創辦「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並自1991年號召年輕人、推動「根與芽」國際環境教育計畫(Jane Goodall's Roots & Shoots Program),投身環境教育與公益事業,參與國家超過65個。

但做了這麼多,人類始終沒有建立足夠的保育意識與相應行動。

新冠疫情被推測是人畜共通的疾病,但病毒為何會從動物跳到人類身上?

珍古德接受《遠見》訪問時透露,長久以來,人們破壞動物棲地,使得野生動物進入人類生活圈;另方面,人們大規模建立動物(養殖)工廠,在在都製造了人畜共通傳染的疾病溫床。

人類應建立另一套永續生存之道

「大家應該改弦易轍,另外建立一套能讓地球永續的生存之道!」她警告,即便疫情肆虐,商人與政客卻不斷鼓吹解決管制、重啟經濟,把政商利益放在全民健康之前;而所謂「重回正常生活」,只是不斷重複掠奪大自然。

她感慨道,此次病毒奪去百萬人命,卻還給了地球藍天,也讓許多人第一次呼吸到新鮮空氣、看到滿天星斗。然而,如果人們沒有記取教訓、轉頭又急著擴張經濟,「那麼,大自然也沒有太多選擇,疫情悲劇就會一再回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