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古德:這場疫病,是人類自己造成的!

當時有人說,非本科出身的珍古德用錯了研究方法,但她堅持,唯有互動才能理解。果然,在珍古德的貼身觀察下,發現黑猩猩竟能自製工具,以釣起巢穴中的螞蟻或打撈水中物品。

這項發現,打破過往「只有人類才懂得製作工具」的研究假設,也改寫了動物行為學。

突破性的研究成果,讓「劍橋大學」破例允許珍古德,在沒有大學文憑的情況下,直接攻讀動物行為學博士學位。

珍古德從害羞的都會女子,到成為勇敢發聲的保育鬥士,幾十年來,在非洲陸續建立黑猩猩保育區。珍古德協會的保育與研究工作也擴及全球,導入各種創新科技,諸如DNA檢測、衛星圖像、GIS(地理資訊系統)與GPS(全球定位系統)等。

但她仍舊每年會回去岡貝溪國家公園兩次、看看黑猩猩老朋友,直到今年被疫情打斷。

「喔!我好想念岡貝的一切,特別是雨季,那時新芽抽長、小溪奔流……」這個話題顯然按下珍古德思鄉的快速鍵,透過視訊,只見她側仰著臉、閉著眼睛,仿佛跨時空聞到了岡貝的香甜空氣。

身體力行又親民,與台灣淵源深

事實上,走訪全球的珍古德,有驚人的記憶力,至今仍能清楚記得20多年前、第一次走訪台灣的情境。

她說,當時因為聽說有人在賣小猩猩,她扮裝密探知名「蛇街」華西街,但沒看到小猩猩、也沒看到活剝蛇肉的殘忍景象。她後來才聽說有人救援蛇類,而近年來,台灣的生態問題也已大為改善。

「博士是很念舊的人,珍惜每一次拜訪的機緣!」國際珍古德協會執行長郭雪貞說,台灣是珍古德第一個造訪的亞洲國家,1998年就在台灣設立協會。1996至2018年的22年間,珍古德就來訪台灣18次,許多政要都是朋友,前總統李登輝還曾帶她去看過梅花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