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遲來的公司治理課,大同百年經營權走向共治!

「去年疫情爆發後,我們這棟大樓有好幾家公司陸續歇業,」知名鑑價公司華淵的創辦人、高雄產業發展協會前理事長陳聯興說。

「這兩年,光是找我們經手鑑價,想賣廠房、賣股權,或是乾脆打包出清的公司,比起往年多兩成以上,」陳聯興細聲透露。

這些求售企業,大多是股權高度集中的中小型家族企業,有些因為貿易戰與疫情接連打擊,經營困難,不得不賣。陳聯興不禁感嘆:「公司做不好想賣,很正常,但你很難想像,有些40、50年經營得不錯的企業,也想賣。」

細究原因,都是傳承出了問題。

陳聯興舉例,南部有家60年歷史的金屬加工廠,第一代以獨家技術稱霸業界後,交棒第二代,進入家族成員共治,偶有意見不合,但因手足人口簡單,大多能達成共識。

然而,隨著第三代家族成員暴增近百人,紛爭愈來愈多,對於誰來繼承,更是毫無共識。預見接班困難,加上疫情加速轉型升級挑戰,第二代決定乾脆趁企業價值仍在時,賣掉退場。

另一個崩壞中的家族企業現場,發生在中台灣。

沒錢沒資源,二代拒絕接班

「我們最近要擴廠,四處尋覓,找到這家老廠,第二代接班意願不高,加上全球疫情出國接單不容易,設備業景氣也很差,第一代想說,乾脆賣一賣算了,」知名工具箱大廠、明昌國際總經理陳琮仁感慨說:「聽了滿難過,畢竟,這家軸承廠也30年了,技術可能就此失傳。」

明昌國際董事長張庭維也觀察到,台灣家族型的中小企業,正面臨傳承的關鍵時刻。若是資源夠多的企業,二代較有足夠時間與條件慢慢摸索,找出數位轉型方向,政府也比較願意把資源給有未來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