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錦麗與希拉蕊的紫色默契

在世人摒息戒備下,美東時間1月20日的11:48,拜登順利宣誓成為美國第46任總統。儘管疫情攪局,這場史上最低人氣的就職典禮,少了百萬民眾的歡呼,取而代之的是佇立在廣場的20萬支國旗。但,或許一切得來不易,許多橋段尤其沁心入脾。

其中,當身著紫色褲裝的前國務卿希拉蕊現身後,前第一夫人蜜雪兒的紅帶藍套裝,再成為吸睛焦點,緊接著,自帶光芒的副總統賀錦麗,更以一襲紫大衣與整場相映成輝。殊不知,這起被譽為「最別緻的紫色默契」,其實是揉合「共和紅」與「民主藍」的玄機之作,象徵著包容與傾聽,令人動容。

然而不只衣著成為全場顯學,受邀領唱國歌的白人歌手Lady Gaga胸前那只叨著橄欖枝的和平鴿別針;拉丁天后珍妮佛羅培茲演唱《America The Beautiful》時,冷不防用西班牙文訴出對族群共榮的呼喊;非裔青年桂冠詩人Amanda Gorman 5分43秒的詠頌詩歌,都讓觀禮者豪情激越。

而來自敵對陣營共和黨員的鄉村歌手Garth Brooks的獻唱,以及三位黨派不同的前總統——柯林頓、歐巴馬、小布希同框呼籲美國團結的召喚,更譜出了典禮的主旋律,與拜登政府的意識型態。

相形之下,昔日倜儻不羈川普,下台的身影,顯得踉蹌蹣跚。

他死不認輸,拒絕出席拜登的就職典禮,硬是要在臨去之際辦個早餐告別會,還想擺出軍機飛列式、21響禮砲及軍方的護旗隊……等華麗排場,孰料廣發邀請函下,副總統潘斯、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眾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全去了拜登的場子,淪為一場尷尬的派對。

原本眾人以為,不想搭民航機,堅持坐空軍一號回家的川普,隨著起航,意謂著已在他政治生涯的棺材版上,釘上最後一根釘子,仿如歐陽修《定風波》中描寫的「過盡韶華不可添、小樓紅日下層檐」的悲愴情景。

沒想到,現場卻揚起法蘭克辛納屈的老歌《My Way》,吟唱著:「我深受打擊,卻仍能我行我素,」頓時,川普未完待續的政治想望,像是個咒語,突被喚起、誦念。

事實上,號稱身價百億美元的川普,能破產四次又東山再起,必有過人之處。但,過多的成功經驗,讓他聽不進別人的話,反智、獨斷的他,對於專家的建言,向來置若罔聞,讓許多警世駭俗的事,從不可能,變得不無可能。

川普上任沒多久就因為指控歐巴馬監聽他,被當時的FBI局長柯米打臉,因此無預警地Fire了柯米。後來是前國防部長艾思博,以及網路安全及基礎設施局局長克瑞布斯,也因為公開唱反調而被他在推特上開除;更遑論數度仗義直言的防疫專家佛奇,因立場不符其意,而被他罵「白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