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島的下個願景:2030年,全民都是科技新貴!


教育部統計,過去每年從學校畢業的科技類學士,約在10萬名以上,2013年起,就跌破10萬大關,僅剩9.86萬人,2019年更只剩9.3萬人(表3),10年間,下滑10.54%之多。但相對的,近五年,五大科技產業職缺需求卻急增31%,可見產業人士的焦急。

為此,教育部初步著手從量與質上進行調整。「現在,產業不像過去那樣數十年不變。從教育立場來看,社會終究還是多元的,所以我們著重在學習環境的改變,讓框架有彈性,」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

109學年度起,教育部先鬆綁資通訊系所招生名額限制,放寬總額增加10%,包括資訊、通訊、電機、電子、AI人工智慧及資安等系所,估計一年可增加約3550人。

另一方面,是在非資通訊系所開辦數位科技學程,養成非專業系所學生的資通訊科技能力,包括化工、能源、電力等,甚至也包括會計、文創等人才跨域。

除了20歲左右的大學生之外,教育部同步動用大專院校教育資源,針對已畢業學生和在職者、二度就業者開設專業課程,修畢逾48學分,即可獲得學士後多元專長學士學位證書。

短期補充〉新海歸派與人才進口

其次,招攬海外人才,或許亦為快速補給產業人力的「營養針」。

根據104人力銀行分析,近年來,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返鄉工作的「意願」提升,2018、2019年更達到高峰,各有約5.7萬名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主要應徵的下一份工作所在地是台灣。

而2020年,多達63.2%的海外工作華人(表4),想回台灣工作,主要因為台灣防疫有成,成為避風港,致使「新海歸派」風起雲湧,成為各行各業的人才供應源。

此外,2018年2月上路的「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雇用法」(攬才專法),國發會針對擬在台從專業工作的外國特定專業人才,核發「就業金卡」,工作許可、居留簽證、外僑居留證及重入國許可,四證合一的個人工作許可,提供外國人才自由尋職、就職及轉換工作的便利性,也大大發揮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