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島的下個願景:2030年,全民都是科技新貴!


2019年初上路時,核發數量僅500多件,不過2020年數量大爆發,全年達1404張,其中科技領域則有204件。

雖然就業金卡成果躍進,但相對於整體人力缺口,只能算是杯水車薪。

「美國加拿大都是引進海外人才,用好的教育資源吸引人過來,讀完書,留下來工作和移民,台灣過去已經吸引很多東南亞學生,也可以試著往這裡推,」一位科技公司總經理表示,台灣有152所大專院校,面臨少子化現象,之後也需要另闢學生來源。

長期補充〉全面培植數位素養

更全面地來看,現在需要的科技人才,也不全然是工程師。

電機背景、擔任過教育部政務次長、科技部長的陳良基分析,「當代科技人才當然包括工程師,但工程師比較像創造工具的人,但很多時候需要的不一定是工程師,而是用工具的人。」

他舉例,修機器修復的人員以前可能是純手工,現在有很多工具可以幫忙預測、掃描,在新科技協助之下,人才要同時具備修復與數位能力。

陳良基指出,「很多生活面向還是必要的,這不會改變,但滿足這些需求的方式會改變,所以,協助各行各業的人,保留並提升他們的就業能力。」

而在科技產業需才類型之中,也發現不只是需要實際編碼的工程人員,更多的是能觀察人類生活動態的社會科學專才,或是對商業模式敏銳的商務專才,對人機互動形態能有掌握的設計師等新形態人才。

現代科技人才,硬體人需要懂軟體,軟體人得 增加人文素養。陳之俊攝圖/現代科技人才,硬體人需要懂軟體,軟體人得 增加人文素養。陳之俊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