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債時代來臨,活不起的未來

38歲的她,是「30+」單身女性縮影。身為獨生女,長相甜美,「肯定是被爸媽捧在手心上的公主。」

事實上,恰好相反,王筱芳出生農家,南部私立大學畢業後,一心嚮往都會生活,想北上翻轉命運,但很快就夢碎了:第一份薪資1萬8000元,直到轉職、月入2萬4000元,才有能力還每月5700元的學貸,「偶爾還是會周轉不靈,得跟父母求救,」她說。

但,薪水永遠趕不上房租、伙食費的增長速度。想住好一點,從月租5300元的木板房,搬到新北市蘆洲小套房,房租變成1萬2000元,等於得多付1.26倍。

生活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父母還擔心她老後無人依靠,催婚催到令人窒息。

直到近幾年,他們看到低薪環境導致很多人未婚的現況,才不再念叨。王筱芳為了讓父母死心,甚至直言:「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我們家可能到我這一代就斷了。」

她的語氣中透著無奈,「活得很辛苦、也養不起爸媽,根本沒能力給下一代承諾與未來,怎麼敢想結婚!」一語道出「30+」殘酷的人生體悟。

十年前,當她存到一筆錢帶家人出國,看到父母首次搭機的興奮,卻悲從中來,「一個人要養三個人」的焦慮感油然而生。

還完八年學貸,她試著買盤後零股,想「以小搏大」改善生活;又擔心被裁員,急著學第二專長。她的願望很卑微,「可以工作到65歲,當洗碗工也沒關係,能多存一點錢,退休過日子。」

王筱芳並非特殊個案,而是通案。「大多數同事的學經歷都不錯,但跟我一樣日子不太好過的很多,只是不想讓外人知道而已,」她赫然發現不少「30+」「40+」都面臨共同難題。

有次聚會,37歲的學妹語出驚人:「我可不可以活到60歲就好?看到很多人晚年淒涼,不希望將來變得又老又病又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