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英國模式〉學術圈+產業界,研發產能齊備

英國AZ與牛津大學合作開發出的AZ疫苗,則是一個學術圈和產業界合作無間的典範。

由於牛津大學與莫德納、BNT一樣,都已從事商業疫苗研究多年,厚植對疫苗研發的能力與基礎,也因此,疫情爆發後,得以藉由先前基礎,快速製造出對抗隨時變種病毒的疫苗。

根據牛津研究團隊的說法,2020年1月5日,開始投入研發新冠疫苗,但研究人員心中認為,疫情可能沒有嚴重到需要疫苗問世,但他們仍製作了種子疫苗(seed stock),由於技術是複製缺陷型黑猩猩腺病毒為載體,因此人體試驗十分重要。

所幸,在英國政府介入下,在境內18個臨床中心進行試驗,更將臨床試驗擴及全球,分別位於南非、肯亞和巴西,讓試驗得以順利。2020年4月底AZ宣布加入,不僅讓臨床試驗如虎添翼,也讓疫苗的量產有了更完整的計畫和量能。

也就是說,牛津大學研究成員將技術不藏私地轉移給AZ,在兩強合作跟互補下,讓技術研發和製造量能同時齊備。

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圖/英國AZ與牛津大學兩強互補,合作開發出AZ疫苗。取自shutterstock

南韓模式〉放眼救援藥品,積極參與國際

至於南韓,當官方在規劃疫苗產業時,就清楚知曉只有5000多萬人口的南韓,是無法撐起一個市場的,勢必要外銷到國外。因此,南韓政府在推動本土疫苗產業走向,就定調為「自給自足加上外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