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回顧2003年,SARS在香港、廣東地區爆發時,中國病毒專家們當時仍需借助歐美研發能量,來進行病毒的基因定序,疫苗相關產業幾乎是0;但2019年底,武漢研究所已能自行針對病毒定序,不假他人,其間,中國政府對病毒學人才培育的投入,功不可沒。

其次,中國疫苗也開始走上自產自銷的路,尤其超過10億人的內需市場,就是發展國產疫苗最大的誘因,儘管歐美媒體不斷質疑中國科興(SinoVac)、國藥(SinoPharm)的疫苗保護力不及六成,但是世界衛生組織訂定的疫苗保護標準是五成,中國疫苗實已經達標。

再者,中國疫苗的定價便宜,尤其不像輝瑞BNT,需要攝氏零下70度的「冷凍冷藏供應鏈」技術來保存疫苗,讓中國得以開拓南美、非洲等較遙遠的市場,也順勢進行疫苗外交,更擺脫歐美對中國有關疫苗技術的箝制封鎖,走出自己的路。

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圖/中國內需市場大,國產科興疫苗採自產自銷模式,走出自己的路。達志影像

台灣出路〉走向「小而美、小而強、小而巧」

綜觀前述國家疫苗產業發展成功的例子,可以歸納出下列特點:

首先,各國都視疫苗為國安戰略物資,同時投入大量資金投資研發,並要求優先取得;再者,研發費時長久,並非一蹴可幾,若非國家力量協助,私人廠商無法獨力完成。

第三,新冠肺炎疫苗的全球市場需求大,從研發、生產,甚或代工,都不該局限在國內施政規劃的格局,而需要將視角拉高,從國際整體的布局來思考。

最後,在面臨這場國際戰局之際,各國對於相關法規的彈性鬆綁,以及政府跨部會間的合作,都以大刀闊斧的心態進行,作法創新且實用,非常時期就必須具備非常心態,加上國際製藥大廠直接找上研發單位,研發、生產各司其職,才讓新冠疫苗的國際市場如此喧騰熱鬧。